相片這回事

一個多月來,不斷給朋友分享我們的結婚照,綜合朋友們的意見如下﹕

1) 女主角好靚﹗好似model

2) 男的好胖。(直接形容詞﹕「一大件脂肪」、間接形容詞﹕「好似比真人肥左少少」)

3) 背景好靚

誠蒙朋友厚愛,朋友們都說照片的質素很好。我倆的普通話老師,看過下文第三幅相的時候,嚷著要我們給她送一張。女朋友答允。(我可不讚成,但沒有辦法,只好順她意思)

跟朋友分享照片,話題自然離不開到台灣拍照貴不貴、攝影師質素好不好等。

我看來,這不是重點,那重點是甚麼?簡單來說就是﹕「相信」及「配合」。要信任你的攝影師及化妝師。

猶記得拍照當天,化妝師給我女朋友化了一個厚厚的妝。說實在的,第一眼看,我不習慣。女朋友察覺我的神情,問﹕「是不是很怪?」,我沒有老實回答,我說﹕「不會呀,好靚呢﹗放心啦,好好睇。」

其實,在回答女朋友的問題前,化妝師曾跟小弟說﹕「記著,你的老婆可能不習慣這種妝,覺得太誇張,你要跟她打打氣,多給她信心。」我想著想著,覺得有道理,於是多讚美,少批評,盡量鼓勵。事後回想,若我不信任化妝師,直接跟女朋友分享自己所想,最終的效果一定沒有這樣驚喜。

攝影師也是。

給我們拍照的,是一名白髮斑白的中年男士。儘管在整個拍攝過程中,我聽得最多的是他喊﹕「新郎休息,新娘獨照﹗」,但拍照時,他的要求很高,手要怎樣放,眼要望那裡,有時我們的姿勢不合要求,他也會多番要求才舉機拍照。

翌日看照片,才剛到店內,一向跟我們溝通的經理已經笑著對我們說,我們一定會買300張相。看看一相片,我真的感到頭痛,全數682張照片,大部分質素很好,我倆花了9個小時,才忍痛砍掉當中的300多張哩。

事後看相片,我才知道跟足要求,做那些右手高一點、左手低一些、鏡頭望那裡姿態等,出來的效果會這麼好。那一刻我有點汗顏,要是我不配合,效果就大打折扣。

比我們還早看照片的經理說,我們很配合攝影師。她笑說,跟我們拍攝的攝影師,很少很少會為新人拍682張照片的,我倆可算十分難得。

原來,她們做香港人的生意,知道很多人會對攝影師有意見,又不願意配合。當然,有意見本身並非壞事,原因是大家都有一個共同願望,就是希望拍得一輯好相。只是有時不跟攝影師配合,不做一些指定動作,效果不會理想。

例如拍照當天,還有另外兩對來自香港的新人拍照,其中一對所拍的效果不好,其中一個原因與配合有關。幸好,她們已為那一對新人安排,再拍一次,拍攝免費,新人只需自付機票及酒店費用,但多來台灣一趟,時間金錢一定有損失。

配合這種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挺難。在拍照當刻,我也會感到疲倦,但我想,我倦,全程抬著相機的攝影師跟著我們一整天,我可以享有「新郎休息」的時光,人家在「新娘獨照」時也要工作,為的是拍一幅自己滿意的相片,怎好意思不跟他配合?

我真誠相信攝影師對自己有要求﹕我還記得在那個近淡水的海灘,時值黃昏,遍天晚霞,他為我女朋友拍下那張意景動人的照片後,即席用數碼相機跟我分享照片時那種喜孜孜的心情……

朋友,請跟攝影師配合,他們是幫助你拍攝一輯好相片的。

無需多講,最好睇相。

藍色背景,配上紅色禮服,偏偏讓你有很搭配的感覺,我真佩服攝影師的功力。

整輯相中,我最愛這一幅、幅圖、人物線條、神情、背景..不用多說;替女友拍這將照的攝影師拍完這張照片後,高興得立即給我看這張的相片,看過後,我也很高興哩﹗

當6日5夜變成7日6夜…

一個難得一見的秋天颱風,讓我的六天五夜台北行程,變為七天六夜。小弟能夠在10月7日晚上回來,可謂萬幸@.@

小弟於10月1 日抵達台灣,原訂10月6日返港。到達酒店,甫放下行李,電視新聞就傳來颱風羅莎(台譯柯羅莎)襲台的消息。慶幸拍婚紗當日天公造美,問題不大。

接近周未時,天色開始發暗,讓人感到悶悶的。但這陣悶悶的感覺,很快被狂風暴雨取代。

(酒店外的「風」景,看到嗎?電車單也給颱風吹翻了。)

周六早上起床,窗外刮起陣陣大風,窗戶也給風吹得轟轟作響。

看電視新聞,報道說當晚的風會較為強烈,看來,回程的航班將會取消,只好給接待處打電話,要求多租一晚。

經過一輪安排,我在另一間房間安頓下來。

(攝於酒店另一房間,日期為10月6日,即颱風襲台日)

酒店沒有午餐及晚餐供應,為免女友捱餓,只好衝出去7仔買一些吃的。離開酒店,嘩,風很大,雨水從四面八方來襲,看來雨傘也沒有甚麼用,乾脆不開算了。

離開酒店不久,看到一對港人情侶,他們也準備往7仔去,但風太大了,他們決定折返。我跟他們打過招呼,就一股作氣往7仔進發﹗

胡亂購入一些食物後,再衝回酒店。先給女友一點吃的,接著自己去洗澡。這一天,我們只可以待酒店房間。我記得,當天我看了一套說國語的逃學威龍、一套叮噹……

翌日起床,立即看看外面情況,風雨好像停止了。

(攝於10月7日早上)

看來,航班復航的可能性挺大,看看電視新聞。報道說,航空公司估計,航班可於中午後復飛,於是立即準備。先跟女友用早餐,我特別吩咐她要多吃一點,因為我不知道下一餐要待至何時@@

check out後租車往機場,路面順通。到達機場後,看到人頭湧湧, 心知不妙,立即飛奔到港龍的櫃位。…職員說,10月7日的航班將會在下午及晚上起飛,但很抱歉兩班飛機已經滿座。面對候補冊上200餘個的登記名字,我決定採納另一個建議,立即往國泰櫃位去。

國泰的櫃位在另一座航廈。一進入,嘩﹗人頭湧湧,看到一條又一條不知往哪兒的人龍,真令人頭痛。

幾經查問,才知道要待國泰的機位,必須要有輪籌紙,至於那裡是排隊拿輪籌紙呢?抱歉,這是沒法解答的問題,因為人太多了,很容易排錯隊。

經過半小時不斷嘗試,終於找到正確的隊伍。well,我從沒試過因為「排啱隊」而開心,恐怕這是第一次。

排隊的人龍慢慢向前,正當以為自己會拿到輪候籌時,發現國泰已經停止向乘客發籌。幾經打聽,原來國泰已經派出300個籌,他們要先處理300個籌後,才處理其他乘客。

換言之,如這300名乘客 能夠及早上機,則我們這些未有輪候籌的,也可以盡快上機。一個有趣的情景就這樣出現﹕獲得國泰職員宣讀輪候籌的乘客,均獲得現場輪候乘客的祝福。每當處理100個籌,大家就拍掌歡呼。持第300個籌的乘客獲安排航機時,現場其他乘客一同為他歡呼。開心,不一定要中六合彩,在當時,有機位可能比中六合彩還要開心。

(我在這個位置罰站了五個小時)

在等候期間,我跟前排及後排的人打招呼。我認識了排在我們前面的台灣人,他姓周,往上海公幹,要先到香港再轉機。後排的,原來是少女歌唱組合at17 !!!! 她們一行數人,好像是出席一個演唱會後,遇到颱風而滯留台灣。她們很好人,還主動請我女朋友喝飲料呢﹗﹗

等著等著,我等了五個多小時,即是下午五時半才獲得登記證。當時我翻開登記証,上面寫著航班的起飛時間是下午3時35分,5時半獲得3時35分的登記證,可見延誤很嚴重呢。

上機後,我們還得等接近一小時才能正式出發,豈料,在準備起飛時,又因為跑道上有雀鳥屍體而又延遲,最終,我們在9時許才能踏足香港國際機場。

回家翻看國泰網頁,嘩,航班的情況很混亂,能夠回家,已屬萬幸﹗

再見哈利

歷時五周,終於完成七本哈利波特了。

公司的同事很好奇,為甚麼五周可以完成七本哈利波特?無他,因為我很用功「讀書」,曾幾何時,我很討厭在車廂等候下車的感覺,但當我捧著哈利,總希望目的地車站離我愈遠愈好。以往小弟來回荃灣至將軍澳,只會選擇乘坐巴士及小巴,但當我捧著哈利,我會選擇巴士及地鐵。原因很簡單﹕這本書好像有一種魔力,要你一頁又一頁的翻下去。

這種魔力,不是哈利如何厲害與佛地魔如何決戰,不是神奇魔法世、反而是哈利、榮恩及妙麗之間三人的友情。現實中,有誰可以種種事件都願意加朋友一起商討、一起處理?有誰可以放下學業,跟老友出外冒險,而且還有機會一往不返?又有誰可以對老友的脾氣百般容忍?又有誰可以真的對老友狠狠的批評?又有誰可以為老友受盡肉體折磨,仍然會對朋友說﹕「I am fine」?

友情、親情與邪惡之間的大對決,可能是老土的題材,書中不乏這些「老土情節」﹕如哈利因為母親對他的愛而活下來;全因為妙麗及榮恩的幫助,哈利才能成功破壞佛地魔的分靈體(Horcrux)。全因為Sirius、哈利父、母親等人支持、哈利才能面對死亡;全因為哈利父、母、Cedric等的協助,哈利才能在《火盃的考驗》中,逃離佛地魔的魔掌等。

為甚麼這些題材會吸引我?可能在這世界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缺乏信任,有一位像妙麗或榮恩的好友,已經很難,有一對,難上加難。在這現實世界中,我只求少一點敵人便可以了,我可不敢奢望有像哈利跟榮恩與妙麗般的好友呢。

與其等侍,不如行動。我還是在小說世界裡尋找算了。下一步讀甚麼書好呢?很可能是「紅樓夢」。

駕駛「花」體驗

考獲駕駛執照後,再經過數小時的補鍾,小弟再踏出一步,就是學習駕駛家父的汽車。

車子是06年版本的思域。

始終是自家的汽車,駕駛的時候要小心翼翼,否則弄花了實難以交代。家父更再三叮囑,在出入車子停泊的停車場時需特別小心,原來停車場部分位置比較窄,可惜…車子終於..(見藍圈)

近看﹕

車子花了一點~.~

我也不知道在哪弄花右邊車門,但估計是車子是經過類似下方面的通道時弄花的。

我家的車子較長身,經過上圖的通道位要特別小心,原因是入彎位較窄,駛過這些地方時更要「偷位」。意思是,當車子右轉,右鏡經過「請使用行人通道」的牆角後,就要回軚、讓車子向前直駛少少,再轉右軚。可惜,小弟始終是新牌仔,一時掌握得不好,最終車子上「膊」(即右尾輪了輕微輾過黃黑色間條的地方)又或者輕輕撞到牆角,可能因此弄花了車身。

及後向老爸及弟弟自首,他們看過情況後,異口同聲地說不算嚴重,不用立即維修。但無論如何,始終弄花了車子,良心不安呢~.~。

嗯,我一定要繼續好好的練習,處理好這個彎才行呢。

寫於考完試後

8月2日

今天考試,我要8點25分報到,為免塞車,只好早點休息,早點出發,可惜,心情十分複雜,根本睡得不好。今早閙鐘還沒有響,我已經自行起床。

我在7時40分到達駕院,有點時間,先去食早餐。我點了一客腿蛋米粉。吃了兩口,開始覺得飽,但想到自己一定要食一點東西,只好繼續,豈料差不多吃完,又突然有胃口XDXD

及後望一望鐘。大約8點,看見還有點時間,靜靜的安座一角,讀一讀哈里波波小說。差不多8點15分,就上廁所。及後到報到處等候。當時的時間是8點20分,連同我在內,總共有3男1女在等。女的很靚女呢:P

在等候其間,一名男孩子問是否是在這裡報到,我就回應他,及祝他好運,他笑了笑,伸出手,我跟他握手。等著等著,報到處開門,立即入內報到,再去試車。在等候期間,該名靚女在我身旁坐下。

試車的感覺不錯,車子的磨擦點適中,於是在學校內走一圈,不停嘗試轉波,包括由低轉高,再由高轉低,車子反應不錯,於是就選定該車為我的考試車輛。

試車後,我返回報到處,待了一會,等候其間,該名靚女又回來了,又在我身旁坐下。等候正式考試其間,我不斷深呼吸,讓自己冷靜。跟住聽到職員叫我自己的名字,於是到運輸署的房間,跟考牌主任打個招呼,完成身份核證手續後就立即出發,準備考車。

我坐上駕駛位罝後,立即扣上安全帶,調較座位及檢查鏡子,一切就緒。我就開始左望右望,在我的考車的左邊,我見到剛才問我問題的男孩子,他也望見我,我就跟他微笑,並竪起姆指;望望右邊,又是另一位考生,於是我又對他微笑,再竪起姆指,為他們打氣。

在等考官期間,我再深呼吸,我覺得自己並不緊張。及後,考牌主任上車,我跟他打個招呼,再做視力測驗,於是開車。

由學院出大路,很好彩,沒有車在大路,於是我很自然的駛出,不用讓車。在我轉出大路期間,我留意到考官望一望我的右邊,可能他覺得我不安全。但我沒有理他,因為真的沒有車哩。

在轉出大路後,考官著我轉右往牛皮沙街,我回應他一聲後,就過線,準備右轉。直到燈位前,燈位的燈號仍然是綠色,但我望望鏡,車後沒有車,於是我減速。因為我真的怕車速太快,會停不切。及後,當我的車子到白色界線時,竟然轉黃燈,但沒有辦法,自問停不到車,只好硬著頭皮過車。受這個問題影響,我的轉彎位置比平時差,但沒有辦法,只能忘記。嚴格來說,這是一個錯失,如果我有加油,我可以避免衝燈的問題,但算了吧,我估是輕微錯失吧。

及後進行得挺順利,我每隔數秒就望鏡,並把握機會上3波。跟著準備左轉往插桅杆街,這個時候我特別小心,幸好我轉了一個靚彎。跟著一大段直路,再上3波,在路口前往左邊切線,落2波,停車,準備轉彎。

轉彎後,一直向前駛,途經威爾斯緊院的路口,我先減速,今次沒有衝燈的問題,在安全通過路口後,我先上3波。上3波不久,我發現右線的車加速,我擔心司機會切線,於是拖慢車子,順勢轉2波。我沒有估計錯誤,司機真的切線。跟著的路口,順利轉左。轉左後,我再上 3波,一直沒有問題,並在路口停車,在準備轉左,再次返回牛皮沙街。

由轉左開始,是回程的道路。我需要由左線往右線,一切順利。只是在轉右線後,一輛貨車在我前方,我留意到他減速,於是我收油。直至貨車停車,我就跟著停車。well,及後想起,我不但要收油,還應該要減速,好彩我跟車有一段距離,所以是輕微錯誤。另外,在這個路段,我只是2波行車。

去到牛皮沙街的盡頭需要右轉,幸好我到路口時有減速,原來街燈突然由綠燈轉黃,於是我從容地停車。接著在右轉入插桅桿街,轉2波再切線往右線,再上3波,路口前轉回2波,並停車。

接著我要右轉往小瀝源路,由於是大彎,我特別小心,在轉彎前,我先上2波,再轉彎,今次的彎也轉得不錯。轉彎後,我在左線,看準中線沒有車,再轉右線,上3波,並在路口停車,準備回駕駛學院。

在路口前,我留意到有4-5輛車在我的車子前,我估我要多再下次燈號才能轉彎。幸好我的估計正確,於是在路口停車,再等候下一個機會右轉。

右轉後,我在中線,我需要找機會向左切線。我先轉2波,接著看清楚左鏡,再切線。到學校門口,我就再減速,轉回1波。接著慢慢轉彎,返回學校大門。

返回學校後,我還要多轉一個彎。這個彎挺急,為免「臨美香」,我打醒12分精神,慢慢左轉。(正因為這個彎急,我才轉1波)。慶幸這個彎轉得好,接著直駛。考官著我靠左停車,於是我停車,拉手掣,空波。考官接著說,考試完成。我就熄車,入1波,考官看見我入波,還未待我入完,就下車。我也懶得理會他,入完1波就除安全帶,望右鏡,下車,再拿回自己的袋子。

再返回報到處後,職員問我取回一張考車卡,我才發現我遺留在車上,於是折返。在途中,一位師傅手持我的考車卡,並準備往報到處。我就立即上前認領,再跟師傅道歉。

返回報到處,自問成功的信心挺大。等了一會,運輸署叫我的名字,入房後,一位職員問我的姓名,再給我發分紙。我及格了!!

再返回報到處,職員要我給她分紙,我給了她。她看到我的笑容,就笑著說,你知道成績啦?我點點頭,再待一會,有位師傅入來,再帶我去一間叫「金牌路路通辦公室」,一方面跟我解釋我犯的錯誤,一方面在推銷課程。我報到了兩個課程,再離開辦公室。

在出門口不久,我遇到剛才的靚女。我發揮我的天性,主動搭訕,問她的成績,原來她也及格了,咱們傾了一會兒,就離開了。原來她要趕去interview呢。

考完路試,整個人輕鬆了不少。我一度想找一些教我的導師道謝,但看來他們在忙,我只好先離去。一路上,我覺得自己今次可以合格,主要是我在開車後,相當冷靜。我一直緊守父親給我的忠告,做豬油包,慢慢來,只會令你犯輕微錯誤,但太急進,做錯野,就會肥佬,切記切記。

當然,在早上9點考也有好處,一來沒有其他學車,而且交通不算繁忙,如果你要考車,不妨考慮這個時間。

寫於考車前一天

2007年8月1日

今天是考牌前最後兩節課。

明天,我不會是學神。不是說我一定考牌成功,而是說,我是一個駕駛者,參與駕駛考試的駕駛者。

同事問我,我有沒有緊張?坦白說,緊張一定有,但這兩日的訓練,我深深了解到緊張會令人覺得你沒有信心,繼而會失去考牌主任的信任。

今天兩節課,大致順利。只是有一些驚險的場面。其中一個是在轉彎的時候。其他師傅教我,如轉右彎,也要望一望左鏡,但我望得太多,反而令彎轉得不好,引致轉彎位置不正確,及後他提醒,我就在轉彎前望一望右鏡,看到另一面的車停下便可以專心轉彎,的確,經他提醒,轉彎的情況好了一點。

另一個驚險場面是,我由銀城街左轉入牛皮沙街,準備回程的時候。我要由左線過右線,於是,我按一般程序,就是望右鏡,打右燈,望盲區,再望前,轉線。豈料,我在轉線時,我突然發現右邊有車影!!!!於是我立即回左軚,繼續行左線。跟著再待機會再轉右線。

在我轉右線後,師傅問我:「你想聽假話定真話?」我知道不是好事,於是只好回應「當然是真話」「你知不知道剛才你這樣做,已經即刻唔駛考?即肥?而且你咁樣駕車,想轉又唔轉,好易發意外?」師傅很動氣。待他說完後,我就回應「多謝你的提點,我可以解釋返當時情況嗎?」。於是我解釋,在我轉線的時候,突然在右鏡見到車影。他聽了我這個說話後,他就說,他也留意到那一個車子,但實情是,1)車子離我好遠,2)我已經明確在轉線的途中,換言之,我已經「食左位」,故此應該決斷一些,立即轉線。

師傅既然放錢入我袋,我自然多謝他的意見。及後,他知道自己說得挺火,他就解釋,指出他認為我具質素,只是不忍心見到我因為這些問題而肥佬,所以就特別著緊。我認同這個說話,原因是,他有火,正正代表他著緊。

被他提醒後,我反而打起精神來,繼續駕駛,及後的一個多小時,他沒有任何提醒,原因是他認為我做得不錯,只是在回程的時候,在其中一個燈位,當時在暗斜,我停車時沒有拉手掣,車子有少少後溜。他就提醒我一些暗斜的地方,及後慢慢在返回學校。

停車後,他挺語重心長地跟我說,我今日的表現較昨天好。而今日第二課的表現比第一課好,好可能是有熱身的關係吧。他再三提醒我,希望我可以維持今天第二課的水準。

我也認同,有熱身的我,駕車水準會高一點。只是明天我只有試車時間,沒有熱身時間,唉,又開始緊張了。我一定要克服。反正,考牌成功,我要補鍾,考牌不成功,我更加要補鍾,當然,後者比前者貴,但無論如何,應盡力表現自己那一丁點的技術才對得住自己或者師傅。

寫於路試前兩天

2007年7月31日

今天是路試前兩日,心情有點緊張。今天我有一節駕駛課,一節模擬考試。駕駛課由沙田駕院駛往大涌橋路。一開車,車子有點震動,原來,我所駕駛的車子,其離合器好像有點問題,磨擦點較一般汽車為高,很不容易才找到磨擦點,立即起行。

豈料開車不久就出問題。車子在學校門口,由小路出大路,應該要讓車。惟當時交通情況暢順,大路上沒有任何車輛,偏偏自己自以為是,還要停一停。而且停得不好,車有少少溜後,看看教車師傅的面色, well….他的面色黑黑的。

由學院往大涌橋路,一直沒有太大問題,師傅也覺得我的技術可以。左轉入大涌橋路,該處地點車速限制為七十,加上道路情況暢順,於是立即試上4波。惟師傅多翻強調,在轉4波後需要留意車速,否則超速的話......

駛至沙田圍,經過一個迴旋處,再經過一段直路及彎路,一直行車順暢。豈料在河畔花園準備右轉時,車子竟然在燈位前死火。當時我還懂得冷靜地入空波,熄匙,再開車,再拎磨擦點。豈料磨擦點取得太高,架車再一次死火。我就開始手忙腳亂~.~我竟然去關車匙。

師傳見狀叫我冷靜。我悄悄冷靜下來,再空波,開車,入一波,再落空波。跟住師傅問我為甚麼要關車匙?他解釋說,當時車子還沒有完全死火,為甚麼這樣心急呢?原來第二次開車後,磨擦點拿得太高,我以為死火,但實際上並沒有,我是多此一舉了。

及後開車,師傅安慰我之餘,亦不忘提醒我。他說,即使我全程表現不錯,但有一兩個少錯誤,就足以肥佬,著我小心點。幸好及後我回程時,遇到的問題不大。只是在其中一個彎位時,竟然以為自己已經拉了手掣。(天,我在發夢?)幸好,當時車速慢,我還可以自行停車。

在下課後,老師挺語重心長地跟我說,叫我多一點信心。他說,其實好多時我可以做得不錯,只是有時欠缺信心。

下課後,我還有一小時才到考模擬試。我見時間充裕,於是去做隨車觀察,豈料我上錯了一輛在內綀習的車(~.~)唉,但只好在場內坐55分鍾,準備考試吧。

下車後,我就到模擬試的報到處等。駕院的模擬試採用兩人一組方式應考,意思是兩名考生輪流考。今次我先考。一開車,車子又震一震。原來今次的車子,磨擦點較低。幸好,老師當時說,在場內只當作熱身,不計分。 否則我又可能被扣分了。

一直出考線也相安無事,後來老師問我,幹麼不轉右?原來他叫我去銀城線,但我卻以為他說河畔線。幸好,最終也來成功轉線。當然,老師會覺得我在發夢。

幸好我挺熟考試路線。整個模擬試也進行得挺順利。老師及後給我的評語,是「大致可達要求」。但他特別提醒我小心空波滑行的問題。他發現了我一個弱點,就是太早進行3波轉2波的動作。或者我先說說我如何3波轉2波。我會在距離停車位置7-8個車位,先放油,再望鏡,接著是減速,當車子沒有力量前進時,左腳就踩離合器,轉二波。跟著左腳會升至磨擦點附近,再視乎情況加少許油或減速。但問題是,很多時我踩至磨擦點後,就會忘記左腳要完全離開離合器。

這或許與我懶有關。我估我犯錯的原因,是由於3波轉2波後,已經接近停車位置,因此我會繼續踩著離合器,待一會要再停車時,可以很快地踩盡,再前溜一會。這方面,老師說會構成空波滑行。老師提醒我要小心。因為空波滑行是嚴重錯誤。一錯會即刻肥佬。

一直以來,由3波轉2波再停車,是我的弱項。幸好明天我還有兩節路面實習課,我一定要改善,我估計,只要我3波轉2波後,左腳提升至磨擦點,再加少少油,接著慢慢放開離合器,再減速,再踩定離合器,再停車,應該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期待明天的練習。!!!!!!

Nice to have to must have

小弟加入了Mac的大家庭。

一直以來,總認為Mac是nice to have的物事。

第一次接觸Mac,是大學年代。

整個Department,絕大部分是iMac(有少部分是G4)。當時為了學習使用排版軟件,只好跟Mac做朋友。不過,在排版房內,不時傳出Mac的炸彈ICON。無他,當時的Mac對中文的支援不太好,若非迫不得已,小弟甚少會用Mac機。

直到2004年,因工作關係,又重投Mac機懷抱。當年做報紙,要寫稿,也要排版。用的是quark。儘管當年已開始有OS10,可是小弟用的是os 9.2,個人覺得這款os對中文的支援很差,打稿要用純文字檔案(好像是Plaintext??)有時候用瀏覽器上網打中文,會變為亂碼。因此,除了工作以外,甚少用Mac。

直至2007年

一次機緣巧合,我看到了其他人用keynote做簡報,這個軟件的方便程度與整合性,甚至是效果等,簡直令人驚嘆。對於我這個不時要用PPT的人來說,keynote是我的選擇。

當然,我對Mac仍有一點擔心,就是中文的問題。經過一大輪查證與及詢問其他人,我發現Mac對中文的支援進步良多,在os10的mail以及word軟件打中文,可以在pc閱讀,反之亦然。因此想放膽一試。

直到目前為止,我對Mac的中文輸入大致滿意。只是有一點不太方便,就是對我這個其他喜歡以zxab與zxad輸入標點的人來說,很不習慣在Mac輸入標點。而且在輸入中文期間輸入英文,看來也得花點時間習慣,但沒有辦法,只好慢慢努力。

說了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購入的Mac。我購入的是Macbook 2.16 Ghz, 1G ram。這部電腦我只會用作上網、做簡報等用途,希望不用再Upgrade吧:P

當歌詞是畫是故事

很喜歡如畫的歌詞,因此,我喜歡鄭國江填詞的歌曲。

早陣子在電視廣告上,看到鄭國江推出精選CD,全是他填詞的作品,急不及待購入收藏。

記得小時候,大約是80年代吧,對流行曲沒甚留意。想不到人長大了,既然喜歡舊歌,跟年紀差不多的同事提起,他們會說﹕「嘩,你係乜野年代既人?」較年長的同事就會說﹕「都話左你同我同年代架啦。」

我可不理會人家怎麼說,反正自己喜歡就可以了,對嗎?

鄭國江的詞如畫,令人印象鮮明,是我喜歡的原因。正如《偶遇》中「風,帶著微笑輕吹, 天空裡雲偶遇,難忘是當天你, 那默然的相醉」、《在水中央》的「青青的山倒影照淡綠湖上」、還是膾炙人口的《似水流年》的「望著海一片滿懷倦, 無淚也無言」,一開首,歌就會帶我們到海邊、到天上或者是山巒,天空廣闊、沒有界限,讓情感寄託於山水之中。

也不一定是山是水、聽著鄭先生填詞的歌曲,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景像也會在腦海浮現。《妳令我快樂過》的「我看著你、妳看著我」、《等》的「等、寂寞到夜深、夜已靜荒涼、夜已靜昏暗」、以至《誰可改變》的「曾經說出、今生不愛你」,全都是情景躍然「詞」上。

還有一些說故事式的手法,如《誰能明白我》﹕「昂然踏著前路去、追趕理想旅途上」、以至《童年時》的歌詞等。這種以歌聲傳達一個又一個故事的方式,實在很值得欣賞。

近年甚少看到鄭先生的作品,可能是退休了吧?惟無論如何,希望鄭先生可以多出一些作品集,讓我這個遲來的FANS欣賞。

Completely inflexible

剛過去的周日,我參與了一個植樹及遠足比賽。整項比賽,要求參加者走十公里路與種植指定數量的樹,他們沿途要經過三個檢查站(Check point),並獲發check point標貼,才算成功完成賽事,並獲證書一張。

小弟是當日活動的工作人員之一,並負責check point 1的工作,算得上是check point 1的小頭目。Check point 1位於山腳,距離山腰的起點約有20分鍾路程。(以下山及步行的速度計算)。由於check point1距離起點不遠,這個檢查站的工作主要是看看參加者會否有偷步,特別是整項比賽共分四組出發,分別為9:009:3010:0010:30,很容易會出現偷步問題。

當然,世界上不會有完全守法的人士。在工作期間,共有兩組人偷步。第一隊理應在10時出發,惟他們在9:45分已到達check point 1。他們到達後,我問他們為甚麼會這麼早到。他們聲稱自己並非比賽,旨在參與,故此沒有留意出發時間。幸好,他們還算有禮貌,而且真的不在乎是否獲得登記,故此不難處理。

相隔不久,又有第二隊到達。他們理應在10:30分出發,卻在10:15分到達check point1。值得留意的是,這一隊與早前偷步的一隊,是同一家銀行的代表。該家銀行是大會的主要贊助商之一,所謂不看僧面也需看佛面。對著這些偷步者,自問還算客客氣氣。

按大會守則,偷步者需要自行返上起點出新出發,我知道由check point1返回起點,路程挺辛苦,故此我已經十分仁慈,只著偷步的隊伍在check point等候,並緊隨10:30組別的隊尾出發,這可算是合適的做法。

可是,這一行四人的偷步隊中,有一人不滿我的處理方法。他所持的原因,同樣是旨在參與,並不是爭取最快成績完成賽事。對於這種問題,我還可以客氣地回應,當時我回答說,只是基於公平原則來處理問題。

豈料,該人直言不明白為甚麼會有公平問題,並指出其他參與者旨在爭標,但他們旨在參與,即使先行出發,亦不會影響賽事,並質問我為甚麼不可以彈性處理?他還說﹕「you gotta be flexible!!!」。當時我還可以忍受,並耐心地跟他解釋﹕「大會要求參賽者在6小時內完成賽事才可以獲發證書,若其他參賽者要10:30分出發,那你們豈不是比其他參賽者多半小時時間?又怎可說公平?」|他聽後,無言以對。而我就立即再向大會匯報此隊偷步的事。

再等一會,他又不耐煩起來,指他們不是參賽,旨在參與。當時我沒甚好氣,我只說,你要起行是你們的事,只是你們不會得到check point1的登記。他聽後就跟他的隊友說,不用理他,我們出發吧,只要取得證書便可。聽到這句,好戲就來了。當時我插咀說,若你們現在出發,將不會得到check point1的登記,而欠缺check point1的登記,將不會得到證書。

他聽到後,就要求我為他們登記,但我拒絶。他一再說,他們旨在參與,並非參賽。我就堅持10:30分出發的,就必須要10:30後才可以登記。跟著他又說﹕「不如這樣吧,你記錄低我們的號碼,再跟大會說,要不我們完成賽事後,就加我們半個鍾?」,但我仍然拒絶。他於是狠狠拋下一句﹕「you’re completely inflexible﹗」我沒有再作解釋,我只回應﹕「這是大會的規定,若你有任何意見,歡迎你隨時向大會表達,若你需要電話,我樂意借出。」。他的隊友也知道理虧,著他不要再指責我。

接著我的手提電話響起,原來是我的同事,同事說,他們必須要在10:30組別出發後,跟隨隊尾出發。於是我再向他說明大會的安排。他好像餘怒未消,並說﹕「唔駛再講了,你點講我都唔明。」,我也毫不客氣地回應﹕「我都唔明,點解明明要10:30出發,偏偏就10:15就到達check point1,你點講我都唔明。」

到了10:39分,第一隊10:30分出發的組別到達check point1,當時我忙於為他們登記。看著這批認真的參賽者,喘著氣給我他們的check point 紀錄卡,我就知道我必須要尊重他們,並不會容許偷步者破壞規距。豈料轉過頭來,偷步的隊伍已經離開,原來他們已經向其他義工登記,義工經不起游說,為他們登記了。

我對偷步的那一隊十分失望。他們是銀行派出的代表隊,他們外表斯文,理應飽讀書,怎麼可能連守規則也不懂得?而且,他們比按規則辦事的人還要惡,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人在世上?

他們所持的理由,是他們旨在參與,不在乎名次,因此隨時出發也可以。我想反問他們,既然旨在參與,為甚麼要在乎是否取得證書?而且今次比賽安排他們10:30分出發,若不滿意安排,乾脆退出便好了,為甚麼又要參加?

最可笑的是要求我讓他們出發,並在他們的總成績加上半小時。我想問,若他上班遲到半小時,不但不向老細道歉,反而說,我遲走半小時就可以,試問那成不成?由始至終,問題不在於半小時,而是守規矩的問題﹗說好了10:30分出發,就應該10:30分出發,一點偷步也不能容忍。

出來社會做事後,很少會這麼大動肝火,只是這幫人,特別是跟我投訴的人實在太可惡。很多事情我可以沒有所謂,但有些底線,實在絶不可以妥協﹗

心安

公司近來搞了一些生態遊旅行團,參加的對象是公共屋邨的居民,當中主要是老人家,每次也有100人參加。儘管每個旅行團由兩名生態導遊帶隊,負責介紹生態知識,但看倌你可以想像,兩名導遊帶領100人的旅行團,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協助帶團的擔子,自然落在我們這些小著仔職員身上。要做的工作不多,只是上車點名、下車點名,安排食飯等工作。

剛過去的星期日,公司又搞了一個旅行團,由於負責同事身有要事,只好由我代替。當日的旅行團,其中一個景點是參觀港燈設於南丫島的風車。由於部分團友喜歡「自由行」,於是在下船前,我們告知團友,要在下午4時返回碼頭,然後是自由活動時間。我就把握時間,把受了一點傷的同事送往診所,照顧團友的責任,自是落在生態導遊與義工身上。

同事接受治療後,我們返回碼頭等待團友,等著等著,生態導遊來電,指大伙兒行程稍慢,要4時15分才能返回碼頭。那也沒有甚麼,大家多等一會便可以了。

到了4:30分,團友已經差不多齊集,他們陸續登船。其後我們點人數,發現還有一名團友未有上船﹗細問下,有團友表示看到一名婆婆團友獨自往山上行。那時候導遊臉色微變。我們立即翻查參加者的電話號碼,並嘗試與婆婆聯絡。幸好,婆婆還懂得接聽電話,於是立即問她的位置,趕緊把她接回來。

原來,該名婆婆行動較為緩慢,跟不上大隊的進度,因而遠遠落後於其他人。算吧,總算把她找回來,那一起上船回航就可以。

按原來的安排,歸程是由南丫島上船,再由尖沙咀文化中心落船。在落船後,等了接近10分鐘,差不多人齊了,趕緊前往文化中心附近的旅遊巴站,一同乘旅遊巴返回團友屋邨-黃大仙上邨去。

當大伙兒到達旅遊巴站後,我身後傳來陣陣私語,仔細聽下,不得了﹗原來該名婆婆又走失﹗聽到這個消息,心中一涼,趕緊聯絡婆婆,可惜,婆婆不能明確說出自己所在位置。經過一輪折騰,最終她問途人自身處哪兒,電話隨即傳來另一把聲音﹕「海運中心大堂」。

由於受傷的同事希望從尖沙咀離開,回家休息。我們立即應變,由我繼續帶團友乘座旅遊巴士返回黃大仙,同事就趕緊去找婆婆。一路上,背後的團友不斷說婆婆的不是﹕甚麼「一次又係咁,兩次又係咁,要成團人等佢一個。」等等說話不絶於耳。當時我只是獨自懊惱,幹嗎有一次前科,我還不懂得找義工陪伴婆婆呢?

想着想着,電話響起,原來同事成功找到婆婆。可是,我的同事竟然不送婆婆回黃大仙﹗﹗可能他受了傷,希望回家休息吧?但要一個有走失經驗的婆婆獨自回家,我可不放心。於是,我問車上的團友,尖沙咀有甚麼巴士會途經黃大仙。他們異口同聲說5號最快,9號也可以,但車程較長。

我立即致電同事,同事說婆婆會選擇搭9號巴士。那沒有辦法吧,只好問團友9號巴士最近黃大仙邨的巴士站在哪,由我去車站等她吧。幸好,一名好心的婆婆願意帶我去車站,那我在下車後,跟著她到車站去等婆婆。

在等候期間,我曾致電同事,原來他沒有送婆婆上車。唉,怎麼可以這樣? 即使同事要休息,也得先送婆婆上車吧?立即趕急的致電婆婆。幸好,婆婆有接聽電話。她說正在座9號巴士。那我說﹕「我在車站等你吧。」

起初婆婆很抗拒我這樣做,並不斷着我離開。可是,我真的放心不下。我已經讓婆走失了,又怎麼可能讓一個上了年紀、行動不便的婆婆 自行回家?那只好講大話跟她解釋,指公司要求每名參加者一起返回屋邨,所以只好等候她。她經不起我遊說,並願意讓我等。

我在車站站了又坐,坐了又站,一直看著會否有9號巴士到來。經過一日的折騰,身體著實疲乏,加上滿身大汗,回家後又得繼續完成未完的工作,當時實在着急,只好一邊等,一邊苦笑。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乾等了一小時,也不見婆婆踪影。於是只好再致電婆婆。原來,她在第二個車站下了車﹗﹗那我只好跟她相約在地鐵站等,跟住立即飛奔往地鐵站,最終找到她了。

跟她重遇後,我立即道歉。我主動提出送她回家,一路上,我問及她的情況。原來,她又跟不上大隊,又以為在海運大廈有車回家,於是自行往海運大廈。及後問她是否懂得自己回家?她說懂得,而她對黃大仙的道路十分熟悉,說著說著,她已經到了居住大廈的樓宇外,我目送婆婆進入大廈後才離開。

事後我想,原來是我自己白忙一場。婆婆壓根兒懂得如何回家。不過,如果再發生一次類似事件,我一定會再選擇等。我知道我自己的性格,一天沒有目送婆婆回家,我一天也不會心安。

隔了幾天,受傷的同事復工,我告訴他我當天在車站花了一個多少時等婆婆。他表現得很驚訝。我沒有特別回應,我想,出來做事我只求心安理得。我一直堅守一個原則﹕外出帶隊,要平平安安出發,齊齊整整回家,一個也不能少。只是,下一次我必須要細心一點,安排義工專門照顧行動緩慢的人士,唉,就當買個教訓吧。

My guild @ Daoc

我這一代香港人

拜讀陳冠中先生著作《我這一代香港人》,忽然想起自己這一代……

我這一代,出生於70年代尾。80年代上小學,中午下課後,就趕緊回家吃飯做功課,下午四時後是自由時間,不是在家中睡午覺、就是通街跑,真箇是快樂無憂。甚麼香港前途問題、政治問題、經濟問題或者戴卓爾夫人跌倒等等,通通與我無猶,那個年代最記得的事件,只有六四、港督尤德在任內過身以及移民潮。

90年代初,升上中學,當時有足球及超任伴我成長。除了間中有些好朋友要移民、也要應付會考外,大致也是快樂的年青時代。政治環境方面,最深刻的印象,並不是肥彭食蛋撻,反而是9771日,在滂沱大雨下,解防軍正式在香港駐軍。

98年,經濟環境轉變。時值中七。上課期間,總聽到老師唉聲嘆氣,有的更沒有甚麼心情教書。無他,因為有的在股市中損手,有的樓價大跌。幸好,他們幹的是教師,生活沒有大問題,只是不甘看到樓價下調吧。那個時候,老師開始說,可以入大學的,就盡量入大學吧。「入U避三年」是當時同學之間的口頭禪。真的,當時老師說,經濟環境差,可以的話盡量讀書吧。

曾經有一段時間,以為三年後經濟會好起來。小弟諗的是新聞,在大二與大三之間的暑假,需要到報館實習。當年是2000年,正值科網熱潮,網上新聞媒體搶人搶得緊,人工水漲船高。當年我做實習,每個月人工5千元,在同學們之中叫做不錯。實習後,報館聘請我做兼職,每個月上班10天,人工同樣5千,換言之,每日工資500元﹗我在畢業很多很多年後,才「回歸」到這個薪金水平。

01年畢業後,順理成章成為全職員工。但來得快、去得更快。轉眼間,科網泡沬爆破之勢,加上911等因素。我上班不足半年,才剛加薪5%,轉眼間變為失業人士之一。有時在家中坐著,閒來無事就上網打機。只是當時難免會想,「嘿﹗大學生又如何?咪畢業等於失業﹗」

呆坐一個月,終於獲得第二份工作,可惜人工削減近15%。其間工作得挺辛苦。每周上班6天,放的又是勞工假,每年的年假七天、沒有雙糧。無法了,咬緊牙關幹下去吧。經過三個月的試用期,削削加薪5.5%,但自此兩年,從來未有加過人工。

這可是環境造成,沙士03年來港,來勢洶洶,加薪更加無望。到04年,我再轉投另一間報館工作,人工加了一丁點,但勝在五天工作又有雙糧。一年後,經朋友介紹,轉投另一份工作,人工加了一點。再經過一年多,再轉工作,但薪水只加了一丁點。

無可否認,在這個經濟大環境下,人人也會遇到自己的問題。若要說不幸,比我們不幸的還要多,只是,才剛出來工作便遇上失業,又真是令人氣餒。特別是我們這一代錯失了一個人工增長期,日後要再加人工,所花的時間自然更多,日後要儲錢讀書結婚,自然更花時間、若要我們再生兒育女,又如何做到?唉,想不了這麼多,還是繼續捱世界吧,正所謂﹕「鬼叫你窮丫…..

15億元的綿裡針

財爺唐唐昨日宣讀本屆政府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是否唐唐最後一份就天曉得)。以往財政預算案最令人關注的,一定是減稅加稅。不過,今年減稅已經是預計動作,何況脂肪收入微薄,影響不大,反而領取綜援人士可以多獲得一個月基本綜援金更為吸引脂肪的目光。

看到財爺宣布是項措施,脂肪第一個想法是「綜援人士有雙糧」,這是小弟的本能反應。及後到一些討論區,發現持相同看法的人士很多。剛巧的是,在財案各種議題中,最多人回應的就是綜援議題,大家對綜援受助人變相出雙糧有很大保留,特別是一眾沒有雙糧的打工仔來說,更是莫大的諷刺。

的確,近年來大家對綜援受助人的頭上,仿佛張貼了一些標籤,他們往往等同於「大食懶」,「有能力唔做工」等等詞語。我留意到這個趨勢漸漸加劇。

或許我們要對綜援人士有多點理解。有一些真相必須要指出,綜援種類很多,最簡單的分類,就是年老、永久殘疾、健康欠佳、單親、低收入及失業六大種。

若以六種類別分析,以年老個案佔最多,佔51% (以07年1月計),其次是單親綜援,13%,失業綜援排第三,佔12%。

這個情況不難理解,人口漸漸老化,年老無依的人數漸多,要依靠安全網的也會多。本來,為有需要人士提供協助,基本上一個稍為有丁點愛心的社會的核心價值。正如《禮記-禮運篇》曾指﹕「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當然,社會未必可以達致大同境界,但提供這一丁點幫助,大家也會樂意。

可惜世事不會如此美好。早幾年經濟差,低學歷、低技術的人士搵工困難,失業問題嚴竣,需要依靠失業綜援的人士大幅上升。奈何世上總會有人偷懶,寧願長拎綜援拒絶工作,漸漸成為大食懶,部分不長進的,更用綜援金享樂。「偷懶的貓兒有魚吃」,對於一些每日營營伇伇,工作十二小時,還要擔心飯碗問題的人士來說,難免十分有意見。其他因素,如新移民領取綜援與歧視新移民等,更不用多說。
這是一粒老鼠屎污染整個米缸的問題,慢慢地,綜援受助人往往被標籤成大食懶,哪怕你是真正有需要獲得暫時協助的一群。社會矛盾特別激化。如今再來一招綜援受助人一次過多獲一個月基本金額,又怎麼不會群情兇湧?先別說唐唐,曾任財政司又精於政治計算的幕後玩家曾某,又豈會不知道會出現這種情況?為甚麼又會容許唐唐這樣做?

好友謂,政府的做法是為了取得社會福利界的支持。這句我認同,俗語謂,「雞肶打人牙骹軟」,誰可以反對一份派錢的預算案?但想深一層,為甚麼要多發一個月綜援金?想來想去,對社福界而言,特別是一向為小市民及基層爭取權益的泛民議員,可真是一團「綿裡針」。
試想,當有人問泛民﹕你們會否支持多派一個月基本金額?按泛民的反對派立場,要出位,一定只可以嫌少,不可嫌多。好了,當大眾了解到泛民支持甚至要叫多一點,在整個社會的奇怪邏輯下,自然會把泛民貼上「支持向大食懶派錢一個月」的標籤,繼而加深對泛民失望。
同樣問題再問袋巾,「你支唔支持政府向綜援人士派多個月綜援金?」袋巾可以點答?如果答反對,甚至話應該扶貧,咁同佢過去立場好唔同,而且得失社福界(應該係繼法律界後,比較多支持袋巾的界別);如果答支持,情況如上;如果話要加碼,問題還要大。這15億元的「利是」或「糖」,只佔551億盈餘的2.7%,已經足讓泛民難以招架。

事實上,出現激化的深層原因,往往是包容的問題。社會上一些人有較多福利,人們的想法往往是「幹麼你有,我無?」。問題是,即使「我無?」,為甚麼我不可以恭喜別人?多點包容,即使自己辛苦實幹沒有多一個月的人工,看到領取綜援人士生活好一點,這不是很好嗎?無可否認,社會上一些有老鼠屎污染米缸,但這句說話的背後,往往就是一竹篙打一船人,不是所有人也是大食懶,請多一點包容,善意看待貧苦的人士獲得一點點糖,這方面,我認為比減稅來得更重要。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新年伊始,脂肪理應先向大家拜年。新年快樂﹗恭喜發財﹗最重要是身體健康。

新春三日假期沒有甚麼特別,較大的「成就」就是人生第一次打「真實」麻雀。

自小開始,脂肪已經不喜歡麻雀,記得小時候,每當新年,我得跟父母到親友家中拜年。親友聚首一堂,一時興起,搓兩圈麻雀當然是少不免的玩意兒。可惜大人們不會為小的著想,他們玩得不亦樂乎,我就不知道可以做甚麼。其他玩意?不好意思,親友家中沒有甚麼好玩的跟其他堂姊弟玩?很抱歉,玩不來。

最令我覺得難受的,是晚飯後父母繼續玩,那我只好乾著等,等著等著,不自覺地與周公對奕。豈料平地一聲雷,「碰﹗」「六番﹗」嚇得周公也走了。有時候悶得發慌,只好看著父母打麻雀,但他們不喜歡我們學,看著他們東拼西湊,也不知道他們在做甚麼,更不了解中間有甚麼法則。

除了父母的新年雀局外,小弟對麻雀的印象,就只有遊戲機。「上海」系列不用多說,記得家父買入紅白機時,其中一盒遊戲帶就是麻雀。當時我不知道是甚麼,也很少玩。長大了,學會進入機鋪,總會看到有人麻將遊戲,只是麻將遊戲內的美女反而更吸引我的視線。

直至近期,下班後實在無聊得很,於是試玩NDS的麻雀格鬥俱樂部,豈料一玩停不下來。估不到10多隻牌可以這麼多變化。玩著玩著,我的等級不斷提升,甚至比懂得打麻雀的老頂還要高。(其實沒甚麼大不了,要點是不要碰、不要上,盡量依靠自己,聽牌並不困難。)

老頂看我玩得有趣,在新年期間她着我一同跟她的父母弟妹一起玩真實的麻雀。她們的規則與廣東牌不同,每人取16隻牌,所有番子均是「花」,並設有百搭一隻,其餘規則與廣東牌大同小異。

原來玩真實麻雀與遊戲機麻雀是兩回事﹗在真實麻雀中,依靠自己眼明手快。對我這種麻雀「菜鳥」來說,要金睛火眼望著眼前16隻牌,又要留意他人所打出的牌,其後還要想想自己的百搭牌可以如何應用,實在是太高要求了吧。幸好有老頂陪伴在側,不時加以提點才可以勉強應付。

雖然很困難,但玩得很開心,甚至漸漸明白為甚麼父母十分喜歡過節日時與親友竹戰。原來,大伙兒一同攻打四方城之際,又閒話家常,說說笑話,為他人的好牌歡呼,為自己成為大相公小相公而自嘲,為自己食「天糊」而感到興奮莫名,一同分享,一同開心。這正是「真實」麻雀最好玩的地方,甚麼贏的多少、輸的幾多,通通給我一笑置之吧。

期望有機會再嘗試麻雀,如果我有錢的話

我愛巴黎

身邊很多朋友推介電影《我愛巴黎》,記得我十心尊敬的前上司曾在去年底問我看了沒有。天真的我還一度以為她在說《日落巴黎》,很抱歉的要她在百忙中再給我寫電郵﹕「這是《我愛巴黎》,還在電影院上映呢﹗」

經過她簡介,得知電影由18個小故事拼湊而成,18個故事,每個故事只有5分鐘時間,究竟電影是怎樣拍的呢?會否讓人感到很混亂呢?與英國電影《真的戀愛了》又有甚麼不同呢?一直想為這些問題找答案,直至上周六,終於有機會把VCD帶回家中。(我想買DVD版本,奈何店鋪只有VCD@@)

18個小故事,有喜的、有悲的、有講離婚的,有講同性戀的、更有用默劇表達的,它們的主題不盡相同,惟他們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發生在巴黎。

印象最深刻的故事,是最後一個。一名單身美國中年女人學了兩年法文,以及儲了一點錢,獨個兒到巴黎旅行,原訂六日行程,可惜因為時差關係,到第五日才外出活動。

女人在美國當信差,已習慣長時間步行,因此,在巴黎四處走不是難事。她認為,巴黎的人會很有人情味,加上四周長滿鮮花,若可以在附近派信,會是令人相當高興的事。

女人一直用她帶濃烈美國口音的淺易法文獨白心事,在這個藝術家追求靈感,人們追求愛情的花都,她可以一個人在城市觀光,一個人用餐,但當到巴黎鐵塔頂遠眺巴黎景色,她也會想﹕若有一個伴侶便好了,那她可以問他﹕「風景多美啊?」此時此刻,她想起了多年前分手的男友Dave,已經分手了11年了,對方又已經有兒有女,現在才想起對方,真多無聊。

接著,女人在一個小公園遊覽,並在長長的椅子坐下,吃著自製的三文治,一邊吃,一邊觀察身邊的人,有情侶,有父母、有朋友。突然間,她有所感觸﹕她獨個兒到歐洲旅遊,遠離自己熟識的人和事,卻偏偏發現這類有自己想追求的事,這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讓她難以形容,悲喜交集,在這茵綠的草地,她忽然發現,她已愛上了巴黎,巴黎又愛上了她。

淡淡的描寫,淺易的獨白,很簡單,但很感人。

又有一個故事。

主角由型男Sergio Castellito主演。他約妻子到一間咖啡店,準備跟對方分手,原因是他有婚外情,愛上了一位空姐。

他先到咖啡店坐下,很快就留意到櫥窗外的太太。原因是她又穿了一件已經穿了很久的紅色外套,「仍然是那件外套,她總是不願意掉東西的」,丈夫心裡咕嚕。

妻子一到步,他們來一個擁抱,但甫坐下,妻子便梨花帶雨,哭過不停,只懂得從手袋裡拿出一封醫生信,原來她患上血癌。

他不忍心,剎那間,他改變初衷,決定與情婦分手照顧妻子。

最初,他並非真心真意對待妻子。但慢慢地,照顧妻子愈久,久違的愛意愈來愈濃,他悉心體貼的照顧她的生活,並在她的床邊唸村上春樹的小說給她聽。

可惜妻子最終敵不過病魔。

妻子離開後,每當他在街上看到穿紅色外套的女人,都會常起她的妻子。

看到他緬懷太太的模樣,那種憂鬱失落及帶著深深緬懷的眼神,令人難以忘懷。

這兩個小故事是我最認為動容的,還有一些我覺得相當感人,包括母親與已過身的兒子相會等等。當然,18個故事並非全部至臻完美,部分更是平平無奇,甚至難以理解在表達甚麼,不過,只要有一兩個能觸動心靈的故事,我想,電影還是值得一看。

長久

人生應有多少個九年?有七個相當理想,六個或八個也不壞,但九個九年就略長一點。當然,若身體健康,「99」也不一定是壞事。

想著想著,不經不覺已活了三個九年。三個九年,不算多。若分為三份,第三個九年與第一及第二個分別最大。這是理所當然吧,第一及第二個九年,我是學生,第三個九年,由在學轉變為工作,帶來的體驗,自不可與第一及第二個九年同日而語。

體驗,好像是中性的詞語,當中有甜也有苦。慶幸在第三個九年,不論是甜的、苦的,酸的、還是沒有味道的,都有老頂跟我一起分享。

是的,我們剛一起渡過九年。

九年,我人生的三分一時間,很感謝她,一直在我身邊。

我還記得九年前的那一天。一月份,冬天,天色灰濛濛的。當日我心情很緊張,上學的途中,腦海仍在想她的話。前一晚,我一鼓作氣,向她表白。她說,會在第二天給我一封信,並放在我的儲物櫃內。當日的小巴好像開得特別慢,或許是自己的心理作祟。

回到學校,立即開啟儲物櫃,果然有一封信件,看看四周沒有人,立即拿出來,急不及待地細讀。快速望了一望,隱隱看到一些擔心阻礙讀書等等字眼,一古涼意冒地湧上心頭。幸好,細讀一遍,才知道她是擔心會影響我的學業。她並說,如果我選擇學業的話,她不會介意。

不會介意、不會介意,在三細味,才明白她是說願意﹗當時我已歡喜若狂,甚至想向天大叫,慶幸我還可以忍下來。趕緊跑去見她。她見到我時,突然面紅起來。我沒有跟她說話,只是十分誠懇的點頭,她也沒有說話,只是向我甜甜的一笑,我了解到她明白我的意思﹕「我要跟妳一起。」及後,我們就選擇了那一天作為我們的相識記念日。算算指頭,今年是第九年。

關於我拍拖的事,我不會主動跟別人說,不過,人家問起我跟老頂拍了多少年拖,我會如實作答。記得女兒知悉我的答案時,她問﹕「咁多年?點拍呀?」,我想了想,便說出心底的話,儘管並非真的可以回答問題。

我的答案很簡單,我一直十分感激老頂在我身邊。我總會想著她的好,想著當日如何向她表白、如何期待她的信、如何牽著她的手。同時,20-30歲,是女性的黃金年代,在這個黃金年華,她放棄其他選擇,願意在我身邊,跟我一起。我怎能不感動?俗語說得好,「有情有義」,除了愛情,我還要有「義」,就是真心的待她好。

又有朋友問,在這九年期間,你有沒有對其他女性動心?

若我說沒有,那一定是騙人的。但出現動心的時候,我總會在問自己﹕「xxx(我的名字),你是喜歡人還是貪新鮮?」我發現,答案是後者居多。其實,看見老頂,我的心裡會有一種強烈的感覺,一種十分希望照顧她,十分希望跟她一起的感覺。看到令人動心的異性,或許她們很吸引,可是我心裡沒有「要照顧她」這種感覺。可想而知,我是貪新鮮居多。偶爾「貪新」勉強可以,但我可不容許自己「忘舊」。再想想老頂對我的好、當日表白、等候的經過、以至「義」這個字,想著想著,時間就會過去。

我不知道將來如何。我只希望我可以繼續專心一致的待她。我不知道會否成功。不管了,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不過,我一定要多想她的好處,緊記當日的承諾,希望她陪我渡過三分一生命只是開始,若我可以終老,希望到百年歸老的那一天,老頂已跟我走過人生六分之五、七分之六或者八分之七的道路。

p.s

若你已有最愛,我祝願你跟她或他白頭到老。

若你仍在找你的最愛,祝願你早日找到她或他。

06年脂肪回顧

07第一個topic,由回顧06年開始﹕

  1. 年頭開始舊公司有轉工潮,大夥兒以行動來向舊老闆投票。到年尾,小弟轉換工作,失去雙糧,換來丁點加薪,以及一大堆「有意義」「好丫」的讚美。
  2. 加丁點薪,但墜入貧窮境地。原因是結婚壓力大,小弟也不想老頂長期等,狠下心腸,每月貢獻1/3月薪,由老頂保管。此外,屋企的家用有增無減,小弟的窘境不難想像。我可以正式宣布步入計劃經濟,凡事要想過度過。
  3. 年中因為GOD OF WAR,購入PS2,可惜,基於第二點,這種豪情將不復見。
  4. 重拾童年回憶,復活節期間竟然購入lego模型,至今,仍原盒仍在家中供奉。
  5. 參與再培訓,報讀普通話。初級課程完結,獲得A級成績,但按國家語委測試水平,很抱歉,還未及格。獲得A級等於不及格,是我差還是課程差?
  6. EQ升上加升,小弟沒有甚麼優點,唯獨是EQ好一點。經過一年零八個月舊老細特訓後,再升一級。
  7. 正式告別網上遊戲Darkage of Camelot,但與戰友們一同努力作戰的回憶,永遠不會忘記。
  8. 06年閱讀書本的次數,可以說是0205年加上的總和。
  9. 閱讀英文書籍,開始抄下不懂得的英語詞彙,閑時翻一翻,英文可謂有一丁點的進步。可惜,英文水平遜得很。慶幸好友銀線兩人中英卓絶,有空向兩位請教,必有得著,只希望不會給予他倆太大的麻煩。
  10. 06年看DVD的數目,也是0205年的總和。最推介的是West Wing,其次是The Starwars trilogy
  11. 原本很喜歡孫藝珍的造型,但因為決戰偷心男,受不了她的造型,只好懷念舊日的她。她主演的電影,我最喜歡抱擁這分鐘。

將要逝去總想挽留

近日的天星爭議,讓我想起了一首很舊的的歌曲,就是《阿信的故事》主題曲。

阿信的故事可說是小弟第一套接觸的日劇吧,當年最記得的是﹕「命運是對手,永不低頭」。

20年多後的今天,最觸動小弟的,卻是這樣簡單,但又很難觸摸的幾句﹕「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將要逝去總想挽留,想挽留想挽留看似荒謬,求今天所得,永遠守」。

預科時代,上歷史課,老師用「似水流年」來教書,差不多十年後的今天,用二十年前的歌曲形容,依舊合適。

人們說,世事想變,但正如John Naisbitt所說﹕「While many things change, most things remain constant.」天星、阿信、歷史,正是這樣的一回事。

請容我分享「阿信的故事」主題曲的歌詞,你也可以選擇聆聽

作詞:鄭國江 作曲:林敏怡 編曲:林敏怡 演唱:翁倩玉

雲與清風可以常擁有
關注共愛不可強求
不強求不強求永遠等候
如必需苦楚 我承受

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
將要逝去總想挽留
想挽留想挽留看似荒謬
求今天所得 永遠守

命運是對手永不低頭
從來沒抱怨半句 不去問理由
仍踏著前路走青春走到白頭
成功只有靠一雙手

命運是對手永不低頭
從來沒抱怨半句 不去問理由
仍踏著前路走青春走到白頭
成功只有靠堅守信心奮鬥

« Older entries Newer ent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