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白

 那是十年前的1月。

 天空灰灰濛濛,我的心情也是一樣。

 前一晚,我給她掛了電話,跟她表白。

 我按捺不住了那種強烈地希望名正言順地牽手的願望。

 看倌如果還記得的話,在那一天,我跟她牽手,她沒有拒絶,我沒有發言,兩人只是靜靜的牽手。

 及後,每當有機會跟她外出,我會牽著她的手,她也是靜靜的讓我牽著。

 這種無聲的、靜待的心態,反讓我著急起來。堂堂男子(可沒有「漢」這個字),總不能甚麼也不說,無動於衷地牽著人家的手,郤甚麼也不說吧?

 按捺不住,就在那一晚,給她電話。

 「我想釐清我們的關係,我希望你成為我女朋友。」「我不想只是靜靜的牽著你。」我直截了當地說。

 反而她有點不知所措,可能是唐突佳人吧。她的回應挺令我感到奇怪﹕「為甚麼?」

 我也不知那裡來了些勇氣,我只是直說﹕「我喜歡你,想你做我女朋友,想跟你一直的手牽手。」

 她沒有再說話,一輪沉默。

 打破這種「死空氣」的竟然是我的家人。原來家人要用電話,於是跟她解釋。她說,會在明天回應我,着我留意儲物櫃,她會給我一封信件。

 這就解釋了為甚麼我的心情會忐忑不安,有點像等待判刑。

 睡得不太好,當天早點起床,早點上學去。在小巴站,我看不到她的踪影。看來她還未有上學。豈料我才到學校,已經看見她跟別的同學坐在長椅子上。我望了她一眼,她正在跟別的同學聊天,看來心情不錯。

 我趕快的跑到儲物櫃,把櫃子打開,一封藍色的信件出現眼前。當時時間還早,只有我在儲物櫃,連忙拆開信件

 緊張的心情隨即轉化為失望及失落的心情,我只看到﹕「可以繼續當我是妹妹。」

「害怕影響你的成績」。

 …….

 很失落,但總歸要面對現實,於是,我深深地吸一口氣,在把信件慢慢的讀一遍。

 咦?

 再讀一遍時,我感到奇怪,再仔細讀一片,心中湧起了難以形容的狂喜。

 原來,信件是這樣寫的﹕「如果你後悔的話,可以繼續當我是妹妹。」「後悔?」「後悔?」「我可不後悔﹗」

 那是說,我可成功了﹗

 立即跟到樓下,她看到我,我拿著信封,跟她一笑,再拼命點頭。可能她明白我的意思,她紅著臉,轉個頭去。但我可卻十分高興,只是在學校的環境下,我不可以大叫……

 *******

 轉眼間已十年,這些情景,不時浮現在我的腦海內,活像昨天才發生似的。

這是我跟她相識的經過,我希望,每隔十年,也可以寫一點回憶的東西。一方面,讓自己再三回味,另一方面,是提醒自己,當初為甚麼要牽她的手。

 希望10年後,我還可以寫一寫第二個10年的事。

Advertisements

牽手

升上中七後,功課挺繁重,每天下課後,絶大部分時間跟同學一起到圖書館的自修室讀書,一讀就讀至晚上8時,其後回家吃飯,再做一會兒功課。有時挺掛念她,我會跟她聯絡。其中一個借口是問她的功課怎麼樣。

她跟我一樣,主修文科。只是地理科對她來說有點困難。她是方向痴,有時乘地鐵,問她這月台的列車是往中環、還是往荃灣?她只會傻傻的四處張望,跟著笑著說﹕「嘻嘻,不知道。」

沒關係,我幫她補課吧。補習的地點,多是麥當當。不是說自修室不好,但自修室最基本的要求是安靜,總不能整天跟她在自修室談話。況且,帶著她到自修室,只會惹來更多同學的嘲笑。

看到她有一點進步,心裡也為她高興。不過,愈跟她補習,就愈享受跟她相處的時光。閒時上課,心裡一直回憶著跟她補習的時光,心裡就更加期待跟她補課。

有一回,快餐店人很多,咱們不想佔著位置,快定離開,轉往一間比較少人使用的自修室繼續。

完成補課後,我們一同離開自修室,步行至行人過路處時,我看到對面馬路上有一對情侶在牽手,在這剎那,我的腦海湧起了一個挺強烈的願望﹕很想很想牽她的手。(至今我也不知道原因,但感情事又有誰可以說得出所以然?)

等候過馬路的時間只是數分鐘光景,但對我而言,卻像過了很久很久,當時心裡想著很多念頭﹕如果我突然牽她的手,她會否覺得很驚訝?她又會否接受?她會否甩開我的手?……

這些念頭在腦海盤轉,卻無法冷卻心底的願望。在這內心交戰期間,剛亮起的綠色行人訊號好像為我的右手開綠燈﹕我的右手已經牽著她的左手過馬路。

幸好,她沒有抗拒,她讓我牽著。我一直牽著她的手,直到地鐵的入閘機才分開。在這差不多10分鍾的路程,我沒有跟她說話,她也沒有,她只是靜靜的讓我牽著。

由入閘機至候車月台,我的腦海不斷回顧剛才的情況。她不拒絶是否等於已經成功?

想著想著,列車已經到站,在上車時,我膽粗粗的多牽她一次,她也讓我牽著。這段路程,除了出閘的一剎那外,全程我也牽著她的手。

當晚,我輾轉反側,我知道有一個問題要處理,就是總不能每次也靜靜的牽著她的手,作為採取主動的一方,我必須要向她交待。只是當時我並沒有勇氣,這種明知道要做又不能做的羞澀感,份外令人覺得難受。唉,怎麼辦呢?

禮物

一向認為,有女孩子為自己編織東西,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我第一次收到這種幸福的禮物,是她親手給我織的十字架。

那一天早上,我如常出門,先乘巴士,再轉乘小巴。

上車後,我坐在單座位上。

甫坐下,她跟她的妹妹已經坐在我旁邊的位置。她拍一拍我,並說﹕「早晨,送你一點禮物。不如你在這兩個十字架中,選擇一個。」我瞟一瞟她手中的十字架,兩個都是由淺藍色和白色繩子交織而成的十字架。一個大的,一個小的。我看著小的趣緻,不客氣地跟她要了。

「哈,我也覺得BB十子架很可愛哩」她說。原來她把這個十字架形容為「BB十字架」。「謝謝你了,很漂亮呢,我一定會掛起它。」,我回應道。

不知道甚麼原因,中四班級在那一年興起了一股編織十字架的風氣,不少中四學生的書包上掛起了一個又一個十字架。

對中六、中七學生來說,掛十字架挺罕見。一些觀察力強的同學問十字架的來歷。我只會淡淡一笑回應。我知道,回答與不回答,後果都會一樣,就是遭同學嘲笑。

遭人嘲笑,我可預料得到,但我沒有水晶球,不能預見數日後,我還會多收一個十字架。

這一次,又是在車上,她又來跟我說﹕「我再送你多一個十字架吧,你那個太可愛了,可不合男生掛著,這個體績大一點,會好看一點。」
不過,她卻沒有要我交還BB十字架的意思,想必不好意思要回吧?她不說,我也厚著臉皮不交還了。

誰不知,她補充說﹕「其實BB十字架造得不太好,很鬆哩。這個大十字架,我花了很大的力氣縛得緊緊的,應該不會鬆。」

想知道那個十字架是多麼的緊嗎?

十年後的今天,這個十字架只是有點歲月的痕跡,其它就好端端的。反而BB十字架已經很鬆散了計多,數年後,她把那個BB十字架收回。

當然,再多一個十字架,又惹來一些閒言閒言。但小弟天生有抵抗這些言語的能力,我可不管這些言語,專心把玩我的十字架。

我知道,要縛得那麼緊,要花很大的力氣,手指也會很痛很痛。但願,在百年歸老的那一天,這個十字架繼續伴著我。

共享

猶幸「美心失約事件」對我倆的關係沒有影響,及後我再一次約她看電影,雖然中間多了一個「他」-她那年僅4-5歲的弟弟,但總算有進步了。

看電影後,感覺到大家的關係親近了一點,加上編輯班的工作,我常常有機會看到她。

有一件事引起我的好奇,儘管她每天背著一個背包上學,但她的手上,總是拿著數本書本。

有時候碰面,我會替她拿著這些沉甸甸的書本。有一次,我好奇問她箇中原委時,原來學校又不讓學生們把書本留在課室內,她又不想把書塞進背包,加重背部負擔,只好每天都拿著這些書本上下課。

聽到她的說話,我沒有細想,衝口而出道﹕「那不如你跟我分享同一個locker吧。」她想了想,就答應了。

在這裡先交待背景,我的學校課室不多,中六及中七的同學採取「流動班」的安排,我們沒有固定課室,我們要到不同地方上課,例如早上八時我們在102室上中文課、那下一節英文課我們可能要到301室。為了方便我們,學校特定為中六及中七的同學安排儲物櫃。

當時我可天真無知,想不到這種做法會引起同學猜疑。

猜疑一﹕同學們開locker的時間主要有四個,1)早上、2)小息、3)中午、4)放學。而她跟其他同學一樣,時常在這些時間開locker。俗語說,寧讓人知,莫讓人見,讓人看到,就會有流言。

猜疑二﹕為了方便她,我把儲物櫃的鎖子更換了,改用一個密碼鎖,以方便她開啟。密碼是她的生日日子,用她的生日作密碼,人家自然會想起不少東西來。

還有,脂肪不愛摺衣服,有時脫下外套毛衣,我會胡亂的把它放進儲物櫃便算,惟她每次也會把我的毛衣摺得整整齊齊。我的同學不只一次取笑我﹕「脂肪,你就好喇,有人幫你接衫。」「脂肪,你今日件冷衫好整齊喎。」…..卻其實,她幫我摺衫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我胡亂放毛衣,她放東西的空間便會少了,所以她只好我的衣服弄得整齊貼服。

當然,我深深明白﹕「解釋即是掩飾」與「愈描愈黑」的道理,於是採取「微笑政策」。只是有一點很費解,男的面皮有一呎厚,難道女的不怕流言嗎?到十年後的今天,我還沒有問她。

不過,我可想不到讓她跟我共用儲物櫃會有好處。數年後,她來我家吃飯,看到我那亂糟糟的房間時,她沒有被嚇倒。她說﹕「唓,以前見到你個儲物櫃,已經知道你間房好混亂架喇。」「那以後麻煩你了,嘻。」「………….」

失約

暑假期間,我鼓起勇氣約她看電影《蝙蝠俠與羅賓》。

她提議在地鐵站附近的美心等,再一同出發往電影院。

第一次跟她外出約會,心情挺緊張。我記得相約在下午3點,我在2:30已經到達約會地點。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我的心情愈來愈緊張。

結果,芳蹤杳然。

直到3:15分,她還未有來。

腦海中不斷浮現她的影像。當時在想,幹嗎她不來呢?是不是臨時有事?是不是我得罪了她?(那時候,手提電話還沒有普及,價錢更不是學生可以負擔。到1998年,我才擁有第一部手提電話,即一年後。)

多等一會,沒有辦法了,我只好先赴戲院。

在戲院前有一個公用電話,我嘗試給她掛電話,可惜她的妹妹說她不在家。那沒有辦法了。

當時的電影院有一種很特別的服務,叫「代客等友」。意思是,如有朋友遲到,其他朋友可以先在戲票的背面寫上朋友的名字,再交到售票處,那朋友們可以先入場欣賞電影,遲來的朋友只需到大堂售票處取票便可以。那次是我惟一一次使用該服務。(隨著電話興起,這種服務漸漸式微。)

才剛坐在電影院,我不斷流汗,但我的心卻像電影內的Mr.Freeze一樣冰冷,我的眼睛雖然盯著屏幕,但完全不知道電影在說甚麼。以往我曾經獨自看電影,也習慣旁邊的位子空著。只是這趟,看著旁邊的空位子,心裡真的不是味兒。

好不容易到散場,我再用公用電話找她。這次找到她了。她的心情很平靜。我也用平靜的語氣問﹕「你為甚麼不來呢?」,豈料,她反問我﹕「呢句說話我都想問你,點解你沒有出現呢?」

「﹗」

沒有出現?明明我在約定時間半小時前已經到達約定地點啊,怎可能沒出現?但她一直堅持,我沒有出現。

說著說著,突然靈光一閃,我知道問題出在哪了﹗

接著我問她﹕「你在那一間「美心」等?」她回答說,是地鐵站的那一間。

聽到這個答案,我險些兒暈倒。O.0

原來﹗她說的「美心」,是地鐵站內的「美心西餅」。而我乾著等的地方,是地鐵站附近商場的「美心快餐」……..看倌,這個誤會大嗎?

知道結果後,我沒有放棄,並嘗試再約她再看一次電影,當作賠罪。幸好,她答應了。

我們看的第一套電影,叫「黑超特警組」(Men In Back),除了咱們外,看電影的還多一個他…..她的弟弟,幸好今次相當順利….

自此以後,我甚少再約別人在「美心」等候﹗@.@

生日

6月是她的生日。

為了留下一個好印象,她的生日,我一定要花一點心思,給她送一些令她難忘的禮物才行。

於是不斷打聽她喜歡甚麼。

經明查暗訪,終於得到一個答案﹕叮噹。

當下立定主意,以叮噹為主題,想想有甚麼東西可送。

在荃灣逛了不少地方,總覺得禮物不合心意。想到了旺角信和廣場,決定去逛逛。

很幸運,在信和廣場內,我看到了一間賣叮噹精品的小商店,看看商店內的叮噹產品,很精緻,但卻有一道難題,就是沒有甚麼讓人感到驚喜的禮品…

忽發奇想,如果我一次過數件禮物,當作一個主題,會否可以呢?於是我嘗試從文具方面去想。接著是想應該送多少件,想著想著,腦海浮現6這個字,6月份是她的生日,就送6件吧。(我曾想過用她的日子做當作禮物數量,但她的日期是雙位數,如果要送雙位數字的禮物,我可負擔不來呢:p)

最後我選擇了、筆、記事薄、杯、梳子等6款產品,再挑選了一張生日卡,跟著點了一張叮噹花紙,要求售貨員小姐包裝。售貨員小組很懂得做生意,她說﹕「你女朋友見到咁多禮物,一定好開心。」,我不懂得反應,只是傻傻的微笑。

她生日當天,我把禮物送給她。當然,我的禮物只是她眾多禮物中的一份,我也沒有甚麼盼望,反而我主動地邀請她放學後請她吃點或喝點甚麼的,當作生日慶祝。沒想到她答應了。

下課後一同往荃灣,到她家附近的台式飲料店喝東西。我邀請她即席拆開我送給她的禮物。

當她知道有六件叮噹精品時,她顯得相當驚喜。她問我﹕「為甚麼是6件?」,我就回答說﹕「你在6月生日,當然是6件啦。」豈料她反應很快﹕「哪你為甚麼不按我生的日期送禮物,有10幾件喎?」

幸好我早有準備,否則可能會被這道題難倒。我於是「背誦」我的答案﹕「今年第一年識你,先按月份給你送生日禮物,那下一年你再生日,就按你生日日子送吧。」

她挺滿意這個答案,甜甜的笑了。於是我再說﹕「你笑就當你應承。」哈,當時我真的希望明年有機會送給她送生日禮物呢。

不過,在下一年時,我只送了她一頂白色帽….哈哈。

******

十年後。我問她,「我第一年送給你的生日禮物還在嗎?」.「……杯好像不見了。」「其他的好像在衣櫃內,也好像是在抽櫃內,……….唔….好像忘記了」……………..

待續…

匙扣

前言﹕這篇文章,我曾寫過相類似的內容。為了完整,我嘗試再作整理,看過的朋友勿要介意。

******

陸運會後,我們沒有再特別聯絡,偶爾碰面,只互相招呼。反而我跟她的妹妹接觸較多,原因是她的妹妹常常沒有帶詩集,要經常問我借。(母校規定學生在早會時,必須帶詩集,惟領袖生長不用集隊,更享有不用帶詩集的「特權」。所以沒有帶詩集的同學,除了老師外,只可以向我們打主意)

下學期,中六編輯班的工作正式開始。那一天,我們召開了第一次會議。在老師的介紹下,我正式認識了所有編輯班成員,包括她。

整個會議中,我發現她不時盯著我扣在筆袋上的炸彈人匙扣。這些匙扣是我在玩具店閒逛時發現,看著得意,胡亂買了數個,扣在筆袋上。

直覺讓我知道,她喜歡炸彈人匙扣,於是好奇地問她,「你喜歡炸彈人匙扣嗎?」。她說很喜歡,原因是炸彈人胖胖的,很可愛。

當時我的反應挺快,二話不說把匙扣除下來,送她一個。為免別人誤會,我也給她的好朋友送一個。

她把炸彈人接下,但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好像不應胡亂接受男孩子的禮物,我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勇氣,跟著向她說﹕「那不如是當作你是我細妹的禮物吧。」

沒想到,她竟然答應﹗ (及後問她,才知道他覺得我是領袖生長,值得信賴…..(有點流汗),二是她是家中大家姐,但一直希望有一位親生哥哥照顧她。)

有一趟,是放學後的日子,她在學校地下的傳達處,我經過傳達處離開學校時,她叫住我,原來,她的弟弟弄壞了我送給她的炸彈人匙扣,幸好只是小問題,很快便修理好。

修理好後,我鼓氣勇氣,邀請她一起乘車往荃灣。在車上,我知道她最喜歡白色和藍色的炸彈人。

聽到這個重要的情報,我自然記在心。可惜,逛過幾家玩具店,仍然買不到白色或藍色的炸彈人。

豈料,在離家不遠的商場,我發現一家晒相店門外的扭蛋機售賣炸彈人,而且還有藍色及白色的。

我毫不猶疑的回家,把自己所擁有的五元硬幣通通送到扭蛋機的肚子裡,可惜偏偏沒有白色和藍色的炸彈人。

那沒有辦法,我只好進入店內做找換。卻原來,店內的職員是學校的舊生,他情商老闆後,直接把兩個炸彈人賣給我。我歡天喜地的回家,再於翌日給她送上這兩個炸彈人。

她收到這兩個炸彈人後,十分驚喜,不斷的說多謝。但直到現在,我還沒有跟她說,那兩個炸彈人,是我用超過100元換回來的………..

待續…

採訪

第二段對話相隔了一個多月

那是1996年冬季,陸運會。

當時我是領袖生長,我要坐鎮領袖生的帳篷內,安排其他領裡生工作事宜,其餘時間沒有甚麼工作可做,這種乾坐的工作,令人發悶。

坐著坐著,有位編輯班的同學跟我說,待會有代表採訪我。原來她們正在籌備一本有關陸運會的特刊,老師找來了一群中四學生做記者,他們四出採訪,我也是他們的被訪對象。

得知這個消息,我心底挺盼望是她來採訪我。當然,我知道這是奢想而已。

誰不知,夢想成真﹗

原來,那天來採訪我的,正是她。當時我很驚喜,並打從心底笑出來。

坦白說,她問我甚麼我可忘記了,大約是一些當日秩序安排的事宜吧,重點是可以再跟她對話呢﹗

不過,不知道她是否仍然不高興,除了訪問的內容外,她沒有說其它事,她的臉容也像當天的天氣般冷冰冰的。不知道那天派寒衣的事她是否上心。

或許,在她而言,那只是小事一樁吧,也許,她餘怒未消。

訪問歷時很短,只有十分八分鐘,但有一樣野東西可以保留很久﹕她的另一位同學,拍攝了她訪問我的情形。這張照片,成為了我倆第一張合照,也成為了我們的相簿內第一張照片。有時翻開相薄,想不到這已經是十一年前的事了。

待續

對話

一直沒有機會問她對話,直到派寒衣那天。

我跟一些同班同學參加了學校跟附近慈善組織合辦的派發寒衣活動。當晚到學校附近的慈善組織收集寒衣後,就一起出發到油麻地的露宿者中心。

到埗後,先由社工做簡單的簡報,再開始派寒衣。

坦白說,身在露宿者居所,加上不知道會遇上甚麼事,心情難免有些緊張,甚至心裡有點怕。

突然,我感到有人在拉我的衣服。本能反應下,一邊向前,一邊緊張地回頭望。

回過頭來,看不到露宿者面孔,眼前出現的,竟然是她﹗我不懂得反應,只見她指向我身後的衣架,衣架上掛著一些襪子。原來,她怕我只顧派寒衣而不慎被襪子弄污,特地提醒我。但我還沒有回過神來,她就向拋下一句﹕「好心著雷劈﹗」 然後便走了。

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沒想到自己還未有跟她對話,已經先得罪她,唉。

當下只好繼續派發寒衣,並暗地裡留意她的情況。

突然,機會來了﹗

我看到她背脊愈來愈接近那些掛在衣架上的襪子,於是我突地走近,輕輕的拉開她。

這回,她以很奇怪及帶點驚慌的眼神回頭望,她看到我後,我依葫蘆般指指她身後的襪子,當她望一望襪子,再望一望時,我立即拋下一句﹕「好心著雷劈﹗」,跟著便走開。

離開前,我望了她一眼,她面上的神情又奇怪又生氣。哈。

這是我倆第一次對話。

p.s 及後問她,為甚麼當日會留意到我,她說,我那天穿著的恤衫,她很喜歡那種顏色與質料,於是特別留意。哈哈。

待續…

名字

升上中六後一個多月,我漸漸跟其他男生混熟。男生走在一起,對女生評頭品足在所難免。原來,其他有出席領袖訓練日的中六男生也有留意她呢,其中一個跟我關係挺好的男生,已經知道她的名字。

有一天,在上課期間,那男生拍一拍我,笑著跟我說﹕「你就好啦,近水樓台先得月。」。當時我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着他解釋,我才知道在編輯班的壁報板上,刊登了她的名字,原來她也是編輯班的一員,剛好老師邀請我負責編輯班的事宜,換言之,我有機會跟她合作了﹗

到中午飯後,我立即跑到壁報板一看,真的哩﹗竟然看到她的名字,我真的十分高興,原來,她就讀中四,比我少兩年呢﹗

由當時開始,我很期待校報的工作,可惜,問過負責的老師後,得知校報的工作要直待至中六下學期才開始,看來還得等呢。(不過,在運動會期間,因為一次機會,竟然會跟她合作,這方面我再作交代。)

待續…

十年

前言﹕

今年一月,是我倆相識十周年。十年了,人生沒有許多過十年,但十年來,她一直陪伴著我。容或我有很多很多做得不好、做得不對、做得不妥善。她都一一忍耐、一一承受。我想再這個暫時她還不知道的天地,寫出與她的相識經過,跟大家分享一點小小的回憶﹕

看倌,十年時間挺長久,有些相識經過我會放在心上,但一些具體細節可能已經忘記了,懇請各位見諒﹕

一)相遇

1996年10月,那是一個似盛夏的秋天

升上中六只有一個月,老師已委派我與參加「領袖訓練日」,那是10月5日,周六。地點是一家青年中心。

那天的天氣有點熱,小弟我一如既住,汗流如雨,渾身濕透。

到達會場後,跟初相識的同學打過招呼,胡亂找個位置坐下。望望手錶,反正還未開始訓練,自己有的是時間,於是前往洗手間洗臉。

就在離開位子後,我看到她,突然時間好像停下來,我呆住了。

一把長長的頭髮灑在肩頭,早上的陽光反射在她白晢、五官端正的臉龐,一個懶洋洋的笑甜美笑容,我真的呆住了。那一刻,我的眼中只有她,情況有點像漫畫「男兒當入樽」,主角櫻木花道在緊張時,焦點只有一點般,完全看不到其它東西,只看到一點。這一點,就是她了。

「嘩,靚到丫。」這是數秒後,我唯一的反應。「是她了﹗」這是我二個反應。

漂亮的女孩總有好友在身邊,我只是第一次見她,我不知道她姓名、不知道她讀甚麼年級。唯一知道的,就是她一定不是就讀中六。當時心想,還是算了吧,當然,在進行分組活動的時候,心裡總的在想,希望能與她一組。不過,世事又豈能如此如意?別再發夢了,一切隨緣吧。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