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咬一口嗎?

“Fancy a bite to weat?”

第一天上英語拼音課,老師大聲讀出上述句子,問我們是甚麼意思?

“Fancy a bite to weat?”老師再問

我聽不懂。望望其他同事,大家一臉茫然。

老師的說話,是﹕「Fancy a bite to eat?」他在讀to eat 時,在中間加上一個「w」音 (「嘩」音)。這就是two vowels linking

原來按英語發音規則, 當我們連續讀兩個字,前一個字最後的音標是vowel 時,隨後那一個字的讀音,就會受影響。以to eat 為例,to的音標為tu (有時候會讀u:..如果後面跟vowels)u:/u本身屬圓咀的發音,故此後面的eat,會讀成weat.

正如問人家有否去過英國。外國人會說﹕「have you ever been to wingland?」一樣。

當我們聽日本人講英文,仲覺得怪怪的。其實,在外國人眼中,香港人的英文發音也好不了那裡。

又例如﹕「扶手」「handrail」,很多人會讀成﹕「hand+ rail」,不信的話,下趟坐地鐵時,請聽聽司機們會怎樣讀?他們會大大聲讀﹕「hand」「 rail

但當我們稍移玉步至扶手電梯,你一定會聽到一段錄音﹕「請緊握扶手,please hold the “han” “drail”(你懂得讀drink/draw/,你一定懂得讀drail)。不信的話,有機會乘座地鐵的扶手電梯往返月台時,請多加留意。

英語拼音,有趣得很。

脂肪不幸,在讀中二的時候,英文科老師願意主動教我們英語拼音。當時年幼不知好歹,覺得拼音不重要。大伙兒上課時無心聽書,最終老師一怒之下,決定放棄。自此,我沒有機會再學拼音。

長大後,我開始覺得奇怪,我們學語言,既學英文、又學普通話和廣東話。老師教普通話,一定教我們拼音。可是,每當上英文課及中文課,老師教授英語及中文,卻不一定教我們英語拼音及普通話拼音,真有趣。

以前我跟很多人一樣,認為拼音不重要。有一次,我跟以前的上司吃午飯。她問當時的我閒時做甚麼。我說我在學普通話拼音。她很好奇的問﹕「其實我識講普通話就得啦,有乜需要學拼音呢?」當時我啞口無言,不懂回答。

在完成普通話課程後,我才知道懂得回答這個問題。特別是我留意到很多人自認懂得說普通話,但聲調全錯了。講「眼睛」,讀成「眼鏡」。(前者的晴,讀輕聲,後者的「鏡」,讀4聲。完全不同)。直至近日,我跟同事再提起,學普通話一定要學拼音,對方卻一笑置之,還揚言﹕「我識講,就不用學拼音啦。」我留意她說的普通話,當然,在香港人來說,還不錯。但很多時聲調讀錯了,有些聲母又錯了,我也懶得跟他們說。

在剛過去的三個月,公司資助同事讀一個英語拼音基本班,老師教曉 了我們很多拼音技巧。我認同老師說,如果大家有心學語文,請學好拼音,尊重人家的語文。再者,人家外國人說英文,可不一定會遷就我們。莫非每次人家說to weat的時候,大家也要講句pardon?

特別是,我們做環境的工作,時時刻刻大聲講「environment」,其實,「en」要讀成「in」,即「invironment」,連自己做的工作都讀錯,豈不是等同於讀錯自己的名字?

但願我可以多學一些英語拼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