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白

 那是十年前的1月。

 天空灰灰濛濛,我的心情也是一樣。

 前一晚,我給她掛了電話,跟她表白。

 我按捺不住了那種強烈地希望名正言順地牽手的願望。

 看倌如果還記得的話,在那一天,我跟她牽手,她沒有拒絶,我沒有發言,兩人只是靜靜的牽手。

 及後,每當有機會跟她外出,我會牽著她的手,她也是靜靜的讓我牽著。

 這種無聲的、靜待的心態,反讓我著急起來。堂堂男子(可沒有「漢」這個字),總不能甚麼也不說,無動於衷地牽著人家的手,郤甚麼也不說吧?

 按捺不住,就在那一晚,給她電話。

 「我想釐清我們的關係,我希望你成為我女朋友。」「我不想只是靜靜的牽著你。」我直截了當地說。

 反而她有點不知所措,可能是唐突佳人吧。她的回應挺令我感到奇怪﹕「為甚麼?」

 我也不知那裡來了些勇氣,我只是直說﹕「我喜歡你,想你做我女朋友,想跟你一直的手牽手。」

 她沒有再說話,一輪沉默。

 打破這種「死空氣」的竟然是我的家人。原來家人要用電話,於是跟她解釋。她說,會在明天回應我,着我留意儲物櫃,她會給我一封信件。

 這就解釋了為甚麼我的心情會忐忑不安,有點像等待判刑。

 睡得不太好,當天早點起床,早點上學去。在小巴站,我看不到她的踪影。看來她還未有上學。豈料我才到學校,已經看見她跟別的同學坐在長椅子上。我望了她一眼,她正在跟別的同學聊天,看來心情不錯。

 我趕快的跑到儲物櫃,把櫃子打開,一封藍色的信件出現眼前。當時時間還早,只有我在儲物櫃,連忙拆開信件

 緊張的心情隨即轉化為失望及失落的心情,我只看到﹕「可以繼續當我是妹妹。」

「害怕影響你的成績」。

 …….

 很失落,但總歸要面對現實,於是,我深深地吸一口氣,在把信件慢慢的讀一遍。

 咦?

 再讀一遍時,我感到奇怪,再仔細讀一片,心中湧起了難以形容的狂喜。

 原來,信件是這樣寫的﹕「如果你後悔的話,可以繼續當我是妹妹。」「後悔?」「後悔?」「我可不後悔﹗」

 那是說,我可成功了﹗

 立即跟到樓下,她看到我,我拿著信封,跟她一笑,再拼命點頭。可能她明白我的意思,她紅著臉,轉個頭去。但我可卻十分高興,只是在學校的環境下,我不可以大叫……

 *******

 轉眼間已十年,這些情景,不時浮現在我的腦海內,活像昨天才發生似的。

這是我跟她相識的經過,我希望,每隔十年,也可以寫一點回憶的東西。一方面,讓自己再三回味,另一方面,是提醒自己,當初為甚麼要牽她的手。

 希望10年後,我還可以寫一寫第二個10年的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