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物

一向認為,有女孩子為自己編織東西,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我第一次收到這種幸福的禮物,是她親手給我織的十字架。

那一天早上,我如常出門,先乘巴士,再轉乘小巴。

上車後,我坐在單座位上。

甫坐下,她跟她的妹妹已經坐在我旁邊的位置。她拍一拍我,並說﹕「早晨,送你一點禮物。不如你在這兩個十字架中,選擇一個。」我瞟一瞟她手中的十字架,兩個都是由淺藍色和白色繩子交織而成的十字架。一個大的,一個小的。我看著小的趣緻,不客氣地跟她要了。

「哈,我也覺得BB十子架很可愛哩」她說。原來她把這個十字架形容為「BB十字架」。「謝謝你了,很漂亮呢,我一定會掛起它。」,我回應道。

不知道甚麼原因,中四班級在那一年興起了一股編織十字架的風氣,不少中四學生的書包上掛起了一個又一個十字架。

對中六、中七學生來說,掛十字架挺罕見。一些觀察力強的同學問十字架的來歷。我只會淡淡一笑回應。我知道,回答與不回答,後果都會一樣,就是遭同學嘲笑。

遭人嘲笑,我可預料得到,但我沒有水晶球,不能預見數日後,我還會多收一個十字架。

這一次,又是在車上,她又來跟我說﹕「我再送你多一個十字架吧,你那個太可愛了,可不合男生掛著,這個體績大一點,會好看一點。」
不過,她卻沒有要我交還BB十字架的意思,想必不好意思要回吧?她不說,我也厚著臉皮不交還了。

誰不知,她補充說﹕「其實BB十字架造得不太好,很鬆哩。這個大十字架,我花了很大的力氣縛得緊緊的,應該不會鬆。」

想知道那個十字架是多麼的緊嗎?

十年後的今天,這個十字架只是有點歲月的痕跡,其它就好端端的。反而BB十字架已經很鬆散了計多,數年後,她把那個BB十字架收回。

當然,再多一個十字架,又惹來一些閒言閒言。但小弟天生有抵抗這些言語的能力,我可不管這些言語,專心把玩我的十字架。

我知道,要縛得那麼緊,要花很大的力氣,手指也會很痛很痛。但願,在百年歸老的那一天,這個十字架繼續伴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