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

猶幸「美心失約事件」對我倆的關係沒有影響,及後我再一次約她看電影,雖然中間多了一個「他」-她那年僅4-5歲的弟弟,但總算有進步了。

看電影後,感覺到大家的關係親近了一點,加上編輯班的工作,我常常有機會看到她。

有一件事引起我的好奇,儘管她每天背著一個背包上學,但她的手上,總是拿著數本書本。

有時候碰面,我會替她拿著這些沉甸甸的書本。有一次,我好奇問她箇中原委時,原來學校又不讓學生們把書本留在課室內,她又不想把書塞進背包,加重背部負擔,只好每天都拿著這些書本上下課。

聽到她的說話,我沒有細想,衝口而出道﹕「那不如你跟我分享同一個locker吧。」她想了想,就答應了。

在這裡先交待背景,我的學校課室不多,中六及中七的同學採取「流動班」的安排,我們沒有固定課室,我們要到不同地方上課,例如早上八時我們在102室上中文課、那下一節英文課我們可能要到301室。為了方便我們,學校特定為中六及中七的同學安排儲物櫃。

當時我可天真無知,想不到這種做法會引起同學猜疑。

猜疑一﹕同學們開locker的時間主要有四個,1)早上、2)小息、3)中午、4)放學。而她跟其他同學一樣,時常在這些時間開locker。俗語說,寧讓人知,莫讓人見,讓人看到,就會有流言。

猜疑二﹕為了方便她,我把儲物櫃的鎖子更換了,改用一個密碼鎖,以方便她開啟。密碼是她的生日日子,用她的生日作密碼,人家自然會想起不少東西來。

還有,脂肪不愛摺衣服,有時脫下外套毛衣,我會胡亂的把它放進儲物櫃便算,惟她每次也會把我的毛衣摺得整整齊齊。我的同學不只一次取笑我﹕「脂肪,你就好喇,有人幫你接衫。」「脂肪,你今日件冷衫好整齊喎。」…..卻其實,她幫我摺衫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我胡亂放毛衣,她放東西的空間便會少了,所以她只好我的衣服弄得整齊貼服。

當然,我深深明白﹕「解釋即是掩飾」與「愈描愈黑」的道理,於是採取「微笑政策」。只是有一點很費解,男的面皮有一呎厚,難道女的不怕流言嗎?到十年後的今天,我還沒有問她。

不過,我可想不到讓她跟我共用儲物櫃會有好處。數年後,她來我家吃飯,看到我那亂糟糟的房間時,她沒有被嚇倒。她說﹕「唓,以前見到你個儲物櫃,已經知道你間房好混亂架喇。」「那以後麻煩你了,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