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手

升上中七後,功課挺繁重,每天下課後,絶大部分時間跟同學一起到圖書館的自修室讀書,一讀就讀至晚上8時,其後回家吃飯,再做一會兒功課。有時挺掛念她,我會跟她聯絡。其中一個借口是問她的功課怎麼樣。

她跟我一樣,主修文科。只是地理科對她來說有點困難。她是方向痴,有時乘地鐵,問她這月台的列車是往中環、還是往荃灣?她只會傻傻的四處張望,跟著笑著說﹕「嘻嘻,不知道。」

沒關係,我幫她補課吧。補習的地點,多是麥當當。不是說自修室不好,但自修室最基本的要求是安靜,總不能整天跟她在自修室談話。況且,帶著她到自修室,只會惹來更多同學的嘲笑。

看到她有一點進步,心裡也為她高興。不過,愈跟她補習,就愈享受跟她相處的時光。閒時上課,心裡一直回憶著跟她補習的時光,心裡就更加期待跟她補課。

有一回,快餐店人很多,咱們不想佔著位置,快定離開,轉往一間比較少人使用的自修室繼續。

完成補課後,我們一同離開自修室,步行至行人過路處時,我看到對面馬路上有一對情侶在牽手,在這剎那,我的腦海湧起了一個挺強烈的願望﹕很想很想牽她的手。(至今我也不知道原因,但感情事又有誰可以說得出所以然?)

等候過馬路的時間只是數分鐘光景,但對我而言,卻像過了很久很久,當時心裡想著很多念頭﹕如果我突然牽她的手,她會否覺得很驚訝?她又會否接受?她會否甩開我的手?……

這些念頭在腦海盤轉,卻無法冷卻心底的願望。在這內心交戰期間,剛亮起的綠色行人訊號好像為我的右手開綠燈﹕我的右手已經牽著她的左手過馬路。

幸好,她沒有抗拒,她讓我牽著。我一直牽著她的手,直到地鐵的入閘機才分開。在這差不多10分鍾的路程,我沒有跟她說話,她也沒有,她只是靜靜的讓我牽著。

由入閘機至候車月台,我的腦海不斷回顧剛才的情況。她不拒絶是否等於已經成功?

想著想著,列車已經到站,在上車時,我膽粗粗的多牽她一次,她也讓我牽著。這段路程,除了出閘的一剎那外,全程我也牽著她的手。

當晚,我輾轉反側,我知道有一個問題要處理,就是總不能每次也靜靜的牽著她的手,作為採取主動的一方,我必須要向她交待。只是當時我並沒有勇氣,這種明知道要做又不能做的羞澀感,份外令人覺得難受。唉,怎麼辦呢?

Advertisements

禮物

一向認為,有女孩子為自己編織東西,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我第一次收到這種幸福的禮物,是她親手給我織的十字架。

那一天早上,我如常出門,先乘巴士,再轉乘小巴。

上車後,我坐在單座位上。

甫坐下,她跟她的妹妹已經坐在我旁邊的位置。她拍一拍我,並說﹕「早晨,送你一點禮物。不如你在這兩個十字架中,選擇一個。」我瞟一瞟她手中的十字架,兩個都是由淺藍色和白色繩子交織而成的十字架。一個大的,一個小的。我看著小的趣緻,不客氣地跟她要了。

「哈,我也覺得BB十子架很可愛哩」她說。原來她把這個十字架形容為「BB十字架」。「謝謝你了,很漂亮呢,我一定會掛起它。」,我回應道。

不知道甚麼原因,中四班級在那一年興起了一股編織十字架的風氣,不少中四學生的書包上掛起了一個又一個十字架。

對中六、中七學生來說,掛十字架挺罕見。一些觀察力強的同學問十字架的來歷。我只會淡淡一笑回應。我知道,回答與不回答,後果都會一樣,就是遭同學嘲笑。

遭人嘲笑,我可預料得到,但我沒有水晶球,不能預見數日後,我還會多收一個十字架。

這一次,又是在車上,她又來跟我說﹕「我再送你多一個十字架吧,你那個太可愛了,可不合男生掛著,這個體績大一點,會好看一點。」
不過,她卻沒有要我交還BB十字架的意思,想必不好意思要回吧?她不說,我也厚著臉皮不交還了。

誰不知,她補充說﹕「其實BB十字架造得不太好,很鬆哩。這個大十字架,我花了很大的力氣縛得緊緊的,應該不會鬆。」

想知道那個十字架是多麼的緊嗎?

十年後的今天,這個十字架只是有點歲月的痕跡,其它就好端端的。反而BB十字架已經很鬆散了計多,數年後,她把那個BB十字架收回。

當然,再多一個十字架,又惹來一些閒言閒言。但小弟天生有抵抗這些言語的能力,我可不管這些言語,專心把玩我的十字架。

我知道,要縛得那麼緊,要花很大的力氣,手指也會很痛很痛。但願,在百年歸老的那一天,這個十字架繼續伴著我。

共享

猶幸「美心失約事件」對我倆的關係沒有影響,及後我再一次約她看電影,雖然中間多了一個「他」-她那年僅4-5歲的弟弟,但總算有進步了。

看電影後,感覺到大家的關係親近了一點,加上編輯班的工作,我常常有機會看到她。

有一件事引起我的好奇,儘管她每天背著一個背包上學,但她的手上,總是拿著數本書本。

有時候碰面,我會替她拿著這些沉甸甸的書本。有一次,我好奇問她箇中原委時,原來學校又不讓學生們把書本留在課室內,她又不想把書塞進背包,加重背部負擔,只好每天都拿著這些書本上下課。

聽到她的說話,我沒有細想,衝口而出道﹕「那不如你跟我分享同一個locker吧。」她想了想,就答應了。

在這裡先交待背景,我的學校課室不多,中六及中七的同學採取「流動班」的安排,我們沒有固定課室,我們要到不同地方上課,例如早上八時我們在102室上中文課、那下一節英文課我們可能要到301室。為了方便我們,學校特定為中六及中七的同學安排儲物櫃。

當時我可天真無知,想不到這種做法會引起同學猜疑。

猜疑一﹕同學們開locker的時間主要有四個,1)早上、2)小息、3)中午、4)放學。而她跟其他同學一樣,時常在這些時間開locker。俗語說,寧讓人知,莫讓人見,讓人看到,就會有流言。

猜疑二﹕為了方便她,我把儲物櫃的鎖子更換了,改用一個密碼鎖,以方便她開啟。密碼是她的生日日子,用她的生日作密碼,人家自然會想起不少東西來。

還有,脂肪不愛摺衣服,有時脫下外套毛衣,我會胡亂的把它放進儲物櫃便算,惟她每次也會把我的毛衣摺得整整齊齊。我的同學不只一次取笑我﹕「脂肪,你就好喇,有人幫你接衫。」「脂肪,你今日件冷衫好整齊喎。」…..卻其實,她幫我摺衫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我胡亂放毛衣,她放東西的空間便會少了,所以她只好我的衣服弄得整齊貼服。

當然,我深深明白﹕「解釋即是掩飾」與「愈描愈黑」的道理,於是採取「微笑政策」。只是有一點很費解,男的面皮有一呎厚,難道女的不怕流言嗎?到十年後的今天,我還沒有問她。

不過,我可想不到讓她跟我共用儲物櫃會有好處。數年後,她來我家吃飯,看到我那亂糟糟的房間時,她沒有被嚇倒。她說﹕「唓,以前見到你個儲物櫃,已經知道你間房好混亂架喇。」「那以後麻煩你了,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