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

第二段對話相隔了一個多月

那是1996年冬季,陸運會。

當時我是領袖生長,我要坐鎮領袖生的帳篷內,安排其他領裡生工作事宜,其餘時間沒有甚麼工作可做,這種乾坐的工作,令人發悶。

坐著坐著,有位編輯班的同學跟我說,待會有代表採訪我。原來她們正在籌備一本有關陸運會的特刊,老師找來了一群中四學生做記者,他們四出採訪,我也是他們的被訪對象。

得知這個消息,我心底挺盼望是她來採訪我。當然,我知道這是奢想而已。

誰不知,夢想成真﹗

原來,那天來採訪我的,正是她。當時我很驚喜,並打從心底笑出來。

坦白說,她問我甚麼我可忘記了,大約是一些當日秩序安排的事宜吧,重點是可以再跟她對話呢﹗

不過,不知道她是否仍然不高興,除了訪問的內容外,她沒有說其它事,她的臉容也像當天的天氣般冷冰冰的。不知道那天派寒衣的事她是否上心。

或許,在她而言,那只是小事一樁吧,也許,她餘怒未消。

訪問歷時很短,只有十分八分鐘,但有一樣野東西可以保留很久﹕她的另一位同學,拍攝了她訪問我的情形。這張照片,成為了我倆第一張合照,也成為了我們的相簿內第一張照片。有時翻開相薄,想不到這已經是十一年前的事了。

待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