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6日5夜變成7日6夜…

一個難得一見的秋天颱風,讓我的六天五夜台北行程,變為七天六夜。小弟能夠在10月7日晚上回來,可謂萬幸@.@

小弟於10月1 日抵達台灣,原訂10月6日返港。到達酒店,甫放下行李,電視新聞就傳來颱風羅莎(台譯柯羅莎)襲台的消息。慶幸拍婚紗當日天公造美,問題不大。

接近周未時,天色開始發暗,讓人感到悶悶的。但這陣悶悶的感覺,很快被狂風暴雨取代。

(酒店外的「風」景,看到嗎?電車單也給颱風吹翻了。)

周六早上起床,窗外刮起陣陣大風,窗戶也給風吹得轟轟作響。

看電視新聞,報道說當晚的風會較為強烈,看來,回程的航班將會取消,只好給接待處打電話,要求多租一晚。

經過一輪安排,我在另一間房間安頓下來。

(攝於酒店另一房間,日期為10月6日,即颱風襲台日)

酒店沒有午餐及晚餐供應,為免女友捱餓,只好衝出去7仔買一些吃的。離開酒店,嘩,風很大,雨水從四面八方來襲,看來雨傘也沒有甚麼用,乾脆不開算了。

離開酒店不久,看到一對港人情侶,他們也準備往7仔去,但風太大了,他們決定折返。我跟他們打過招呼,就一股作氣往7仔進發﹗

胡亂購入一些食物後,再衝回酒店。先給女友一點吃的,接著自己去洗澡。這一天,我們只可以待酒店房間。我記得,當天我看了一套說國語的逃學威龍、一套叮噹……

翌日起床,立即看看外面情況,風雨好像停止了。

(攝於10月7日早上)

看來,航班復航的可能性挺大,看看電視新聞。報道說,航空公司估計,航班可於中午後復飛,於是立即準備。先跟女友用早餐,我特別吩咐她要多吃一點,因為我不知道下一餐要待至何時@@

check out後租車往機場,路面順通。到達機場後,看到人頭湧湧, 心知不妙,立即飛奔到港龍的櫃位。…職員說,10月7日的航班將會在下午及晚上起飛,但很抱歉兩班飛機已經滿座。面對候補冊上200餘個的登記名字,我決定採納另一個建議,立即往國泰櫃位去。

國泰的櫃位在另一座航廈。一進入,嘩﹗人頭湧湧,看到一條又一條不知往哪兒的人龍,真令人頭痛。

幾經查問,才知道要待國泰的機位,必須要有輪籌紙,至於那裡是排隊拿輪籌紙呢?抱歉,這是沒法解答的問題,因為人太多了,很容易排錯隊。

經過半小時不斷嘗試,終於找到正確的隊伍。well,我從沒試過因為「排啱隊」而開心,恐怕這是第一次。

排隊的人龍慢慢向前,正當以為自己會拿到輪候籌時,發現國泰已經停止向乘客發籌。幾經打聽,原來國泰已經派出300個籌,他們要先處理300個籌後,才處理其他乘客。

換言之,如這300名乘客 能夠及早上機,則我們這些未有輪候籌的,也可以盡快上機。一個有趣的情景就這樣出現﹕獲得國泰職員宣讀輪候籌的乘客,均獲得現場輪候乘客的祝福。每當處理100個籌,大家就拍掌歡呼。持第300個籌的乘客獲安排航機時,現場其他乘客一同為他歡呼。開心,不一定要中六合彩,在當時,有機位可能比中六合彩還要開心。

(我在這個位置罰站了五個小時)

在等候期間,我跟前排及後排的人打招呼。我認識了排在我們前面的台灣人,他姓周,往上海公幹,要先到香港再轉機。後排的,原來是少女歌唱組合at17 !!!! 她們一行數人,好像是出席一個演唱會後,遇到颱風而滯留台灣。她們很好人,還主動請我女朋友喝飲料呢﹗﹗

等著等著,我等了五個多小時,即是下午五時半才獲得登記證。當時我翻開登記証,上面寫著航班的起飛時間是下午3時35分,5時半獲得3時35分的登記證,可見延誤很嚴重呢。

上機後,我們還得等接近一小時才能正式出發,豈料,在準備起飛時,又因為跑道上有雀鳥屍體而又延遲,最終,我們在9時許才能踏足香港國際機場。

回家翻看國泰網頁,嘩,航班的情況很混亂,能夠回家,已屬萬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