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考車前一天

2007年8月1日

今天是考牌前最後兩節課。

明天,我不會是學神。不是說我一定考牌成功,而是說,我是一個駕駛者,參與駕駛考試的駕駛者。

同事問我,我有沒有緊張?坦白說,緊張一定有,但這兩日的訓練,我深深了解到緊張會令人覺得你沒有信心,繼而會失去考牌主任的信任。

今天兩節課,大致順利。只是有一些驚險的場面。其中一個是在轉彎的時候。其他師傅教我,如轉右彎,也要望一望左鏡,但我望得太多,反而令彎轉得不好,引致轉彎位置不正確,及後他提醒,我就在轉彎前望一望右鏡,看到另一面的車停下便可以專心轉彎,的確,經他提醒,轉彎的情況好了一點。

另一個驚險場面是,我由銀城街左轉入牛皮沙街,準備回程的時候。我要由左線過右線,於是,我按一般程序,就是望右鏡,打右燈,望盲區,再望前,轉線。豈料,我在轉線時,我突然發現右邊有車影!!!!於是我立即回左軚,繼續行左線。跟著再待機會再轉右線。

在我轉右線後,師傅問我:「你想聽假話定真話?」我知道不是好事,於是只好回應「當然是真話」「你知不知道剛才你這樣做,已經即刻唔駛考?即肥?而且你咁樣駕車,想轉又唔轉,好易發意外?」師傅很動氣。待他說完後,我就回應「多謝你的提點,我可以解釋返當時情況嗎?」。於是我解釋,在我轉線的時候,突然在右鏡見到車影。他聽了我這個說話後,他就說,他也留意到那一個車子,但實情是,1)車子離我好遠,2)我已經明確在轉線的途中,換言之,我已經「食左位」,故此應該決斷一些,立即轉線。

師傅既然放錢入我袋,我自然多謝他的意見。及後,他知道自己說得挺火,他就解釋,指出他認為我具質素,只是不忍心見到我因為這些問題而肥佬,所以就特別著緊。我認同這個說話,原因是,他有火,正正代表他著緊。

被他提醒後,我反而打起精神來,繼續駕駛,及後的一個多小時,他沒有任何提醒,原因是他認為我做得不錯,只是在回程的時候,在其中一個燈位,當時在暗斜,我停車時沒有拉手掣,車子有少少後溜。他就提醒我一些暗斜的地方,及後慢慢在返回學校。

停車後,他挺語重心長地跟我說,我今日的表現較昨天好。而今日第二課的表現比第一課好,好可能是有熱身的關係吧。他再三提醒我,希望我可以維持今天第二課的水準。

我也認同,有熱身的我,駕車水準會高一點。只是明天我只有試車時間,沒有熱身時間,唉,又開始緊張了。我一定要克服。反正,考牌成功,我要補鍾,考牌不成功,我更加要補鍾,當然,後者比前者貴,但無論如何,應盡力表現自己那一丁點的技術才對得住自己或者師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