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歌詞是畫是故事

很喜歡如畫的歌詞,因此,我喜歡鄭國江填詞的歌曲。

早陣子在電視廣告上,看到鄭國江推出精選CD,全是他填詞的作品,急不及待購入收藏。

記得小時候,大約是80年代吧,對流行曲沒甚留意。想不到人長大了,既然喜歡舊歌,跟年紀差不多的同事提起,他們會說﹕「嘩,你係乜野年代既人?」較年長的同事就會說﹕「都話左你同我同年代架啦。」

我可不理會人家怎麼說,反正自己喜歡就可以了,對嗎?

鄭國江的詞如畫,令人印象鮮明,是我喜歡的原因。正如《偶遇》中「風,帶著微笑輕吹, 天空裡雲偶遇,難忘是當天你, 那默然的相醉」、《在水中央》的「青青的山倒影照淡綠湖上」、還是膾炙人口的《似水流年》的「望著海一片滿懷倦, 無淚也無言」,一開首,歌就會帶我們到海邊、到天上或者是山巒,天空廣闊、沒有界限,讓情感寄託於山水之中。

也不一定是山是水、聽著鄭先生填詞的歌曲,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景像也會在腦海浮現。《妳令我快樂過》的「我看著你、妳看著我」、《等》的「等、寂寞到夜深、夜已靜荒涼、夜已靜昏暗」、以至《誰可改變》的「曾經說出、今生不愛你」,全都是情景躍然「詞」上。

還有一些說故事式的手法,如《誰能明白我》﹕「昂然踏著前路去、追趕理想旅途上」、以至《童年時》的歌詞等。這種以歌聲傳達一個又一個故事的方式,實在很值得欣賞。

近年甚少看到鄭先生的作品,可能是退休了吧?惟無論如何,希望鄭先生可以多出一些作品集,讓我這個遲來的FANS欣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