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一代香港人

拜讀陳冠中先生著作《我這一代香港人》,忽然想起自己這一代……

我這一代,出生於70年代尾。80年代上小學,中午下課後,就趕緊回家吃飯做功課,下午四時後是自由時間,不是在家中睡午覺、就是通街跑,真箇是快樂無憂。甚麼香港前途問題、政治問題、經濟問題或者戴卓爾夫人跌倒等等,通通與我無猶,那個年代最記得的事件,只有六四、港督尤德在任內過身以及移民潮。

90年代初,升上中學,當時有足球及超任伴我成長。除了間中有些好朋友要移民、也要應付會考外,大致也是快樂的年青時代。政治環境方面,最深刻的印象,並不是肥彭食蛋撻,反而是9771日,在滂沱大雨下,解防軍正式在香港駐軍。

98年,經濟環境轉變。時值中七。上課期間,總聽到老師唉聲嘆氣,有的更沒有甚麼心情教書。無他,因為有的在股市中損手,有的樓價大跌。幸好,他們幹的是教師,生活沒有大問題,只是不甘看到樓價下調吧。那個時候,老師開始說,可以入大學的,就盡量入大學吧。「入U避三年」是當時同學之間的口頭禪。真的,當時老師說,經濟環境差,可以的話盡量讀書吧。

曾經有一段時間,以為三年後經濟會好起來。小弟諗的是新聞,在大二與大三之間的暑假,需要到報館實習。當年是2000年,正值科網熱潮,網上新聞媒體搶人搶得緊,人工水漲船高。當年我做實習,每個月人工5千元,在同學們之中叫做不錯。實習後,報館聘請我做兼職,每個月上班10天,人工同樣5千,換言之,每日工資500元﹗我在畢業很多很多年後,才「回歸」到這個薪金水平。

01年畢業後,順理成章成為全職員工。但來得快、去得更快。轉眼間,科網泡沬爆破之勢,加上911等因素。我上班不足半年,才剛加薪5%,轉眼間變為失業人士之一。有時在家中坐著,閒來無事就上網打機。只是當時難免會想,「嘿﹗大學生又如何?咪畢業等於失業﹗」

呆坐一個月,終於獲得第二份工作,可惜人工削減近15%。其間工作得挺辛苦。每周上班6天,放的又是勞工假,每年的年假七天、沒有雙糧。無法了,咬緊牙關幹下去吧。經過三個月的試用期,削削加薪5.5%,但自此兩年,從來未有加過人工。

這可是環境造成,沙士03年來港,來勢洶洶,加薪更加無望。到04年,我再轉投另一間報館工作,人工加了一丁點,但勝在五天工作又有雙糧。一年後,經朋友介紹,轉投另一份工作,人工加了一點。再經過一年多,再轉工作,但薪水只加了一丁點。

無可否認,在這個經濟大環境下,人人也會遇到自己的問題。若要說不幸,比我們不幸的還要多,只是,才剛出來工作便遇上失業,又真是令人氣餒。特別是我們這一代錯失了一個人工增長期,日後要再加人工,所花的時間自然更多,日後要儲錢讀書結婚,自然更花時間、若要我們再生兒育女,又如何做到?唉,想不了這麼多,還是繼續捱世界吧,正所謂﹕「鬼叫你窮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