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億元的綿裡針

財爺唐唐昨日宣讀本屆政府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是否唐唐最後一份就天曉得)。以往財政預算案最令人關注的,一定是減稅加稅。不過,今年減稅已經是預計動作,何況脂肪收入微薄,影響不大,反而領取綜援人士可以多獲得一個月基本綜援金更為吸引脂肪的目光。

看到財爺宣布是項措施,脂肪第一個想法是「綜援人士有雙糧」,這是小弟的本能反應。及後到一些討論區,發現持相同看法的人士很多。剛巧的是,在財案各種議題中,最多人回應的就是綜援議題,大家對綜援受助人變相出雙糧有很大保留,特別是一眾沒有雙糧的打工仔來說,更是莫大的諷刺。

的確,近年來大家對綜援受助人的頭上,仿佛張貼了一些標籤,他們往往等同於「大食懶」,「有能力唔做工」等等詞語。我留意到這個趨勢漸漸加劇。

或許我們要對綜援人士有多點理解。有一些真相必須要指出,綜援種類很多,最簡單的分類,就是年老、永久殘疾、健康欠佳、單親、低收入及失業六大種。

若以六種類別分析,以年老個案佔最多,佔51% (以07年1月計),其次是單親綜援,13%,失業綜援排第三,佔12%。

這個情況不難理解,人口漸漸老化,年老無依的人數漸多,要依靠安全網的也會多。本來,為有需要人士提供協助,基本上一個稍為有丁點愛心的社會的核心價值。正如《禮記-禮運篇》曾指﹕「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當然,社會未必可以達致大同境界,但提供這一丁點幫助,大家也會樂意。

可惜世事不會如此美好。早幾年經濟差,低學歷、低技術的人士搵工困難,失業問題嚴竣,需要依靠失業綜援的人士大幅上升。奈何世上總會有人偷懶,寧願長拎綜援拒絶工作,漸漸成為大食懶,部分不長進的,更用綜援金享樂。「偷懶的貓兒有魚吃」,對於一些每日營營伇伇,工作十二小時,還要擔心飯碗問題的人士來說,難免十分有意見。其他因素,如新移民領取綜援與歧視新移民等,更不用多說。
這是一粒老鼠屎污染整個米缸的問題,慢慢地,綜援受助人往往被標籤成大食懶,哪怕你是真正有需要獲得暫時協助的一群。社會矛盾特別激化。如今再來一招綜援受助人一次過多獲一個月基本金額,又怎麼不會群情兇湧?先別說唐唐,曾任財政司又精於政治計算的幕後玩家曾某,又豈會不知道會出現這種情況?為甚麼又會容許唐唐這樣做?

好友謂,政府的做法是為了取得社會福利界的支持。這句我認同,俗語謂,「雞肶打人牙骹軟」,誰可以反對一份派錢的預算案?但想深一層,為甚麼要多發一個月綜援金?想來想去,對社福界而言,特別是一向為小市民及基層爭取權益的泛民議員,可真是一團「綿裡針」。
試想,當有人問泛民﹕你們會否支持多派一個月基本金額?按泛民的反對派立場,要出位,一定只可以嫌少,不可嫌多。好了,當大眾了解到泛民支持甚至要叫多一點,在整個社會的奇怪邏輯下,自然會把泛民貼上「支持向大食懶派錢一個月」的標籤,繼而加深對泛民失望。
同樣問題再問袋巾,「你支唔支持政府向綜援人士派多個月綜援金?」袋巾可以點答?如果答反對,甚至話應該扶貧,咁同佢過去立場好唔同,而且得失社福界(應該係繼法律界後,比較多支持袋巾的界別);如果答支持,情況如上;如果話要加碼,問題還要大。這15億元的「利是」或「糖」,只佔551億盈餘的2.7%,已經足讓泛民難以招架。

事實上,出現激化的深層原因,往往是包容的問題。社會上一些人有較多福利,人們的想法往往是「幹麼你有,我無?」。問題是,即使「我無?」,為甚麼我不可以恭喜別人?多點包容,即使自己辛苦實幹沒有多一個月的人工,看到領取綜援人士生活好一點,這不是很好嗎?無可否認,社會上一些有老鼠屎污染米缸,但這句說話的背後,往往就是一竹篙打一船人,不是所有人也是大食懶,請多一點包容,善意看待貧苦的人士獲得一點點糖,這方面,我認為比減稅來得更重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