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新年伊始,脂肪理應先向大家拜年。新年快樂﹗恭喜發財﹗最重要是身體健康。

新春三日假期沒有甚麼特別,較大的「成就」就是人生第一次打「真實」麻雀。

自小開始,脂肪已經不喜歡麻雀,記得小時候,每當新年,我得跟父母到親友家中拜年。親友聚首一堂,一時興起,搓兩圈麻雀當然是少不免的玩意兒。可惜大人們不會為小的著想,他們玩得不亦樂乎,我就不知道可以做甚麼。其他玩意?不好意思,親友家中沒有甚麼好玩的跟其他堂姊弟玩?很抱歉,玩不來。

最令我覺得難受的,是晚飯後父母繼續玩,那我只好乾著等,等著等著,不自覺地與周公對奕。豈料平地一聲雷,「碰﹗」「六番﹗」嚇得周公也走了。有時候悶得發慌,只好看著父母打麻雀,但他們不喜歡我們學,看著他們東拼西湊,也不知道他們在做甚麼,更不了解中間有甚麼法則。

除了父母的新年雀局外,小弟對麻雀的印象,就只有遊戲機。「上海」系列不用多說,記得家父買入紅白機時,其中一盒遊戲帶就是麻雀。當時我不知道是甚麼,也很少玩。長大了,學會進入機鋪,總會看到有人麻將遊戲,只是麻將遊戲內的美女反而更吸引我的視線。

直至近期,下班後實在無聊得很,於是試玩NDS的麻雀格鬥俱樂部,豈料一玩停不下來。估不到10多隻牌可以這麼多變化。玩著玩著,我的等級不斷提升,甚至比懂得打麻雀的老頂還要高。(其實沒甚麼大不了,要點是不要碰、不要上,盡量依靠自己,聽牌並不困難。)

老頂看我玩得有趣,在新年期間她着我一同跟她的父母弟妹一起玩真實的麻雀。她們的規則與廣東牌不同,每人取16隻牌,所有番子均是「花」,並設有百搭一隻,其餘規則與廣東牌大同小異。

原來玩真實麻雀與遊戲機麻雀是兩回事﹗在真實麻雀中,依靠自己眼明手快。對我這種麻雀「菜鳥」來說,要金睛火眼望著眼前16隻牌,又要留意他人所打出的牌,其後還要想想自己的百搭牌可以如何應用,實在是太高要求了吧。幸好有老頂陪伴在側,不時加以提點才可以勉強應付。

雖然很困難,但玩得很開心,甚至漸漸明白為甚麼父母十分喜歡過節日時與親友竹戰。原來,大伙兒一同攻打四方城之際,又閒話家常,說說笑話,為他人的好牌歡呼,為自己成為大相公小相公而自嘲,為自己食「天糊」而感到興奮莫名,一同分享,一同開心。這正是「真實」麻雀最好玩的地方,甚麼贏的多少、輸的幾多,通通給我一笑置之吧。

期望有機會再嘗試麻雀,如果我有錢的話

Advertisements

我愛巴黎

身邊很多朋友推介電影《我愛巴黎》,記得我十心尊敬的前上司曾在去年底問我看了沒有。天真的我還一度以為她在說《日落巴黎》,很抱歉的要她在百忙中再給我寫電郵﹕「這是《我愛巴黎》,還在電影院上映呢﹗」

經過她簡介,得知電影由18個小故事拼湊而成,18個故事,每個故事只有5分鐘時間,究竟電影是怎樣拍的呢?會否讓人感到很混亂呢?與英國電影《真的戀愛了》又有甚麼不同呢?一直想為這些問題找答案,直至上周六,終於有機會把VCD帶回家中。(我想買DVD版本,奈何店鋪只有VCD@@)

18個小故事,有喜的、有悲的、有講離婚的,有講同性戀的、更有用默劇表達的,它們的主題不盡相同,惟他們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發生在巴黎。

印象最深刻的故事,是最後一個。一名單身美國中年女人學了兩年法文,以及儲了一點錢,獨個兒到巴黎旅行,原訂六日行程,可惜因為時差關係,到第五日才外出活動。

女人在美國當信差,已習慣長時間步行,因此,在巴黎四處走不是難事。她認為,巴黎的人會很有人情味,加上四周長滿鮮花,若可以在附近派信,會是令人相當高興的事。

女人一直用她帶濃烈美國口音的淺易法文獨白心事,在這個藝術家追求靈感,人們追求愛情的花都,她可以一個人在城市觀光,一個人用餐,但當到巴黎鐵塔頂遠眺巴黎景色,她也會想﹕若有一個伴侶便好了,那她可以問他﹕「風景多美啊?」此時此刻,她想起了多年前分手的男友Dave,已經分手了11年了,對方又已經有兒有女,現在才想起對方,真多無聊。

接著,女人在一個小公園遊覽,並在長長的椅子坐下,吃著自製的三文治,一邊吃,一邊觀察身邊的人,有情侶,有父母、有朋友。突然間,她有所感觸﹕她獨個兒到歐洲旅遊,遠離自己熟識的人和事,卻偏偏發現這類有自己想追求的事,這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覺,讓她難以形容,悲喜交集,在這茵綠的草地,她忽然發現,她已愛上了巴黎,巴黎又愛上了她。

淡淡的描寫,淺易的獨白,很簡單,但很感人。

又有一個故事。

主角由型男Sergio Castellito主演。他約妻子到一間咖啡店,準備跟對方分手,原因是他有婚外情,愛上了一位空姐。

他先到咖啡店坐下,很快就留意到櫥窗外的太太。原因是她又穿了一件已經穿了很久的紅色外套,「仍然是那件外套,她總是不願意掉東西的」,丈夫心裡咕嚕。

妻子一到步,他們來一個擁抱,但甫坐下,妻子便梨花帶雨,哭過不停,只懂得從手袋裡拿出一封醫生信,原來她患上血癌。

他不忍心,剎那間,他改變初衷,決定與情婦分手照顧妻子。

最初,他並非真心真意對待妻子。但慢慢地,照顧妻子愈久,久違的愛意愈來愈濃,他悉心體貼的照顧她的生活,並在她的床邊唸村上春樹的小說給她聽。

可惜妻子最終敵不過病魔。

妻子離開後,每當他在街上看到穿紅色外套的女人,都會常起她的妻子。

看到他緬懷太太的模樣,那種憂鬱失落及帶著深深緬懷的眼神,令人難以忘懷。

這兩個小故事是我最認為動容的,還有一些我覺得相當感人,包括母親與已過身的兒子相會等等。當然,18個故事並非全部至臻完美,部分更是平平無奇,甚至難以理解在表達甚麼,不過,只要有一兩個能觸動心靈的故事,我想,電影還是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