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背後

這夜,心血來潮。

整理高中時代的筆記,是堆積如山的筆記。

同時,埋藏在心底的片段,在腦海中自自然然地浮現。

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一九九六年,我升上預科。

升高中的時候,與其他同學一樣,心情挺差,原因是會考成績欠佳。

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若人們說,大學生活是人生中最開心的時間,那兩年預科,就是脂肪人生中最最最開心的時光。

當年我諗的科目,有中史、西史及地理,差不多是純文科,而當年的中史老師,是小弟的啟蒙老師。

當年讀中史,我們的讀法與其他的不一樣,著重背誦,真的是背誦。背誦的,是一條又一條的問答題(ESSAY),一條問題約有4F4紙。每當上課時,老師讀一段,我們就背一段。

當年的脂肪,背書速度很快,4F4紙,40分鐘課堂後,我可以記得78成。老師、同學們均十分驚訝,紛紛請教我如何背誦,我也樂於分享,在這過程中,他們對我建立了一份信心。

剛巧中史老師是課外活動的搞手,很多課外活動他有參與,順理成章,他給我很多機會。比如委派我擔任校報主編、參與派寒衣、以至其他活動,如舊生會、中一迎生輔導班等。

我所負責的校報

此外,我也參與了領袖生的工作,表現還叫可以,及後被推舉為Head prefect。我估計當選原因,與我來自一間名聲不錯的學校有關。為甚麼我會這樣想呢?原因是當年負責選head p的,是副校長,他在面試時曾問我來自甚麼學校,我如實地答。他回應說,這學校很不錯。

這一切一切的課外活動,我很有興趣,也很努力做,成績不錯。至於課堂成績,也算不俗,當然距離好還差很遠。

中六完結後,學校有畢業禮,在同一個畢業禮上,我上台三次,總共拿了三千元獎學金。後來,老師幫助我申請尤德爵士紀念基金,又獲得一千元獎學金。

功課可以,課外活動多,我成為了校內風頭人物之一,每當小息,我周圍「巡邏」,一方面看秩序,另一方面看看其他PREFECT守崗的情況(我是HEAD-P,不可以像其他同學般到小食部買汽水哩。)有時候,會有很多師妹圍住我;到中午時間,又會有師妹請我吃自己弄的午餐;到生日(我可沒有說自己的生日日期@@),我收到兩大袋禮物,我把其中一袋放在儲物櫃,但另一袋只可以隨身攜帶(預科班沒有自己的課室),同學看見,立即搶去我的袋,把禮物一古腦兒倒出來,再齊齊起哄。這一切一切,令我成為同學取笑的對象,更甚的是,連老師也加入取笑我的行列@.@

除了師妹外,小弟有幸獲得一些女同學的青睞。不過,當年我年紀少,加上來自男校,對這些事沒有任何觸覺。及後還是脂肪的好友提醒我,才知道某某當年對脂肪有興趣。

兩年的成功,的確為我帶來很多的開心的回憶,但同時,自己的無知也令自己有所損失。

經過兩年的鍛鍊,我太自信了,不知天高地厚,在進入大學後,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論組織活動的能手,大有人在。見識才幹成績優異者,更加俯拾皆是。這令我一度對自己產生懷疑,信心危機開始出現。

跌倒、起身,已經不容易。但跌倒、起身,再跌倒,情況就更困難。

有時我會想,以往我有能力,為甚麼現在的我不可?想到這點,我努力的改進,只是在心態上總覺得自己及不上別人,心情挺差,做事讀書不起勁。更糟的是,我想改正,但信心不足,自己又不甘於這種情況,壓力很大,曾有段時間,我表現得很孤癖,不合群。

幸好,我有一班好同學,在互相訴傾心事的期間,情況慢慢改善。但坦白地說,即使到現在,信心危機亦未完全恢復過來,做事的時候,總是有點拘泥,不夠放膽。

思前想後,發現高中兩年的歡愉時間,有如二刃劍,一方面,它一度讓我充滿信心,壞的是,自己變得夜郎自大。

那乾脆一點,在這十年後的今天,忘記以往所謂的成功,放開過往的包袱,忘記背後的事,再次上路,面對未知的將來吧。

雖然離終點還很遠, 至少,我要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