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度的爭議與意義

一家人吃飯,大家會習慣叫﹕「食飯喇」,但我們絶不會只吃飯不吃餸菜;父母帶孩子外出逛街,也會吩咐﹕「快o的去著鞋著襪」,但孩子們也不會先穿鞋子再穿襪子。打從小時候,我們已懂得彈性處理不同的事情。

可是,在室溫25.5度這議題上,這種彈性仿佛是消失了。一些批評或爭議,如「坐滿乘客的巴士要25.5度會很局促」、以至「10個人的房間是否應設定25.5度等」,聽到這些爭議或批評,不禁令人皺眉。

提倡室溫25.5度,並不是規定非25.5度不可。整個室溫25.5度運動背後的意義,是我們把室溫設定得太低,適當時候可以調高,並非是一成不變地設定在25.5度。

舉例來說,我們由酷熱的街上回家,啟動冷氣機並把溫度調低一點,那怕是20度,完全可以理解,問題是,當時間慢慢過去,不論是5 分鐘還是10分鐘,我們開始覺得舒適,這時候,若把室溫調高,舒適的感覺也不會消失。換言之,這時候仍把室溫設定在20度,那就是浪費。可見,若要提倡環保,重點就會是如何加強人們的警覺性,讓他們了解室溫可以酌量提高的。

當然,人人對舒適的定義有所不同,可能我要24度才感到舒適,但同時,有些人抵得熱,26度也可以十分舒適。如硬性把溫度設定為25.5度,對前者而言,會覺得很難受,對後者而言,也是一種浪費,簡單而言,25.5度也可以是浪費。

既然25.5 度也可以是浪費,為甚麼還要提倡25.5度呢?其實,透過運動來達到環保的效果,有一個統一的標準,會有助訊息傳遞。無可否認,應慳得慳是老掉牙的說法,人們未必留意。若提倡25.5度,人們會較容易上心,但從來沒有說非要25.5度不可。

自問這種道理顯淺易明,若愚昧如我也可以明白,他人也不難理解。或許人們明白當中的意義,只是在這個社會生活,習染了非黑即白的思想,不自覺地轉牛頭尖而不能自拔。我不知道可以做甚麼,只希望將來的孩子仍然記得外出時,應先穿襪子才穿鞋子,我已經心滿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