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變

變幻原是永恆。

很貼切的一句。

零時十分,理應是車廂裡呆望雨絲的時候,身邊的電話響起,耳邊傳來弟弟的聲音。他說,家父在晚飯時無理痛罵家母,家母忍無可忍,決定等待弟弟所得的紅疹治愈後,就立即搬走。

我沒有太大的驚訝,只著他把電話交給母親,讓我知道她的情況。母親甫接電話,說了兩句,陣陣嗚咽聲音傳來耳邊,我只好安慰她數句,再立即趕回家。

一時十分,我回家了。一切平靜,父親在看電視,眼皮下垂,活像很累似的。母親在廚房弄這弄那,心情也是十分平靜。

差不多是十年了。十年前,我中七,父母因為吵架,繼而離婚,當時我的心情挺壞,幸好上學時我老師發覺我的神色異樣,着我放學後找他。跟著他帶我到另一處,默默的聽著我的情況。我天生是容易掉眼淚的人,說到激動處,淚如雨下 。

轉瞬間已經十年,父母之間的結構性問題沒有解決,出事是時間的問題 。我不知道為甚麼父母的關係如此差勁,從小到大,我總看見爸爸在罵母親。母親也不想活受罪,只是她念及我跟弟弟年紀少,要狠下心腸拂袖而去她做不到,只好啞忍。隨著我們年紀愈大,她不用再活受罪。

在我眼中,媽媽照顧我們可謂無微不至,最簡單的說法,就是我希望下一生,如果我還是人的說話,我希望今生的媽媽會是我下一生的媽媽。 由小到大,雖然生活不太好,也挺窮,但媽媽總會給我們最好的。在我們牙牙學語,在地上爬來爬去的年代,是她,獨個兒用滴露清潔地下,每天三次,風雨不改。唯恐我們沾染了細菌。小時候,我的氣管較差,也是她小心的看著我,每當我病倒,她總會在床邊小心守候,有時我咳得厲害,她也會起床來看看我,替我的背上塗點藥,讓我可以睡得好點。直至今天,只要我下班回家,桌子上總會有她預先準備好的晚餐,那管她是否外出,她總會先作好準備。

對家父也是一樣,大約是一年前,家父生病了,是糖尿病加中風,加上喉部持續聲沙,檢驗後發現有些白點,醫生說,若不是早發現,這些白點會轉化癌症。在一年後,父親的情況好轉不少,除了不能駕車外,一般步行、逛街甚至上班也可以。醫生也說父親的情況很是例外,當然,在他好轉的背後,家母才是最大的功臣。湯水充足,噓寒問暖、照顧得無微不至。就算是家父要上班,母親特地預備好一個藥丸盒,有條不紊地放入一些補健食品,只要父親定時打開食用,強身健體自然事半功倍。

對的,家母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儘管有陣子她會有點嘮叨,但我衷心的感受到她對家人的重視。可是從少到大,家父對家母很兇,動輒得咎,只要有少少做錯,哪怕是雞毛蒜皮的事,父親也可以大發雷霆,視人如無物。最新一個例子,是父親想吃蘋果,家母為他預備,既為他削去果皮,再拿著一張紙巾,遞給父親,豈料父親二話不說,將蘋果搶過,繼而臉上流露出一陣厭惡神色,天﹗.這可是我親眼目睹,究竟家母做錯甚麼?我的父親還有一些做錯的地方,錯得令人髮指,連我打出來也感到慚愧,可見我的母親是如何難受

在昨晚 ,家父母一起到酒樓吃飯,他們跟相熟的職員談天,席間職員讚美家母的眉紋得漂亮。原來,早兩天,家母陪家父上大陸。事實上,家母一直不希望上大陸,只是家父喜歡,家母擔當陪伴的角色。當他俩到內地一間按摩店按摩,為家母按摩的職員提議家母紋眉,慶幸職員的手勢不錯,為家母添上一道挺美的眉。

可是,在昨天晚上,家父竟然公開說,家母常常跟其他男人北上,跟著再破口大罵,屈打成招。氣得家母七孔生煙,加上近日來,家父的態度十分惡劣,母親忍無可忍,只好選擇離開。

按家母及弟弟所說,家父近日的表現很奇怪,例如每次手機響起,他接聽後總會把來電紀錄刪除,加上他退休在即,將會有一些少花紅,難免令人懷疑他有外遇。

其實,有外遇是不對的,這不用多說。不過,即使有外遇,家父也犯不著用這種屈打成招的方法趕走家母,正如上述所說,家母在這三十年來,受了不少氣,婚也曾離過。只要家父說一聲,家母定必樂意放手,讓自己過點有尊嚴的生活,犯不著這樣折磨她啊﹗

坦白說,我死心了。我支持家母搬走的決定。雖說咱們應「莫教人分妻」,但看到家母受的氣,我只有一個願望﹕希望她可以過一點有尊嚴的生活,做自己喜歡的事,作為大兒子,我會盡力供養她,讓她安享晚年就是。

p.s 感謝占占在msn裡跟我談了這麼久,讓我心情好過一點,衷心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