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角色

上文提到我希望可以轉工,但每當行家、朋友、或前上司問我,你想做甚麼?我發現我答不到這個問題,美其名,是我對工作沒有甚麼要求,但說得難聽一點,是我沒有任何理想,或者是,我找不到理想。

反覆思量下,我想起了一件事。

那年是脂肪參加高考的年份。當年的中國語文及文化科,設有口試一科。口試共分兩部分,一是個人短講,二是小組討論。兩者都是按一個題目,再發表意見。

當年的個人短講,我抽中的題目是﹕「假如要你在根,莖,葉,花,果五者中選擇其一,作為自己人生的「角色」, 你會選擇哪一種?為甚麼?」

接到這個題目時,心中慌得發毛。人生角色,我可沒有想過,還要問為甚麼﹗..怎麼辦才好?在當時,我只容許自己慌一陣子,腦袋不停轉,想著想著,我回想起中五那年上文學課時,老師所說的故事,那是蕭何的故事,於是乎,靈機一觸,我想到了我要寫甚麼。

在面對兩位考官後,我簡簡單單的介紹了整個題目,跟著,我選擇了莖作為人生的角色。我還記得,我對莖下了定義,就是支援整棵整物的主要部分,例如葉子吸取了陽光,產生光合作用,所得的營養要經過莖,才能傳往根部。同時,根部吸收了水份,又要莖,才能傳送往葉子。這就是莖所扮演的角色,一個支援運輸的角色。

當年,我更大膽的用蕭何作例子。秦末漢初,楚漢相爭,項羽劉邦爭天下。我記得中五那年上文學課時,老師曾說過,劉邦能夠得天下,與當時坐鎮漢中的蕭何有莫大的關係。主要是每當前線鍛羽而還,蕭何總能夠招募士兵,為劉邦提供兵源。蕭何正發揮著莖的作用,就是把後方的士兵,沿沿不絶地運往前線。其後我再說,我希望如同蕭何一樣,在我的人生中,扮演著如何蕭何,這種出色的支援角色。

人人也與我一樣,人大了,閱歷漸漸多了。很多時,少時候想的,是一場遙遠的夢,但若問自己,你想你的角色是甚麼樣?當年個人短講的題目,當年我所回答的答案,正是我想做的事。不過,問題是,有甚麼工作,可以扮演這種支援的角色呢?我不知道,換言之,我想做甚麼?,這個問題我依舊答不上來,但至少,我知道我有一個方向,餘下的,就是要向著這個方向直跑。

Advertisements

投入

上周五下班後,曾到灣仔一趟,竟然在188看到West Wing (港譯﹕白宮群英)的SEASON 6,毫不猶疑地立即購入,再趕返回家欣賞。

我一直以為自己迷上West Wing,是希望看看一眾群英如何為Barlet總統出謀定策,解決大少不同的困難,來讓自己上一堂政治課。

但當群英們忙得團團轉的影像浮現在腦海內,我漸漸發現,迷上West Wing 的原因,不只是上政治課這樣簡單。

當劇情進展至部分群英為理想,不論是在白宮,這全世界權力中心機構工作、還是毅然為另一名自己屬意的總統候選人打選舉戰。我發現了我迷上West Wing的原因,正是投入,一種我欠缺的特質、一種我需要透過看West Wing 來補充的元素。

回望過去數年來,事業浮浮沉沉,說差不算差,當然也不可以說好。在讀書時,曾矢志做記者,到了真正成為記者後,卻又發現,記者並不是想像的那回事,但至少,我有努力嘗試,也曾十分投入。

但現在的工作,工作時間穩定了許多,我卻不願投入,沒有帶來任何滿足感。特別這份工作與政治有一定關係,與白官群英內一眾精英的落差自然更大。

當然,我不會愚笨得妄想與群英比較,只是從他們的工作,我看到投入的重要,而這正是我所欠缺的地方。雖說投入不一定成功,但不投入卻肯定不會成功,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回事。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看來,是時候要作出轉變,否則,長此下去,只會是浮浮沉沉,迷失在工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