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不見,產不生,廠空空,愛無心

近日的新聞,只有一則惹起脂肪的關注,就是聯合國決定2008年後,劃一使用簡體字為中文官方文字。

表面看來,這只是聯合國的決定,但深層一些的意義,就是簡體字的應用已被採納,套用一句近日的用語,看來繁體字已漸漸被「邊緣化」。

脂肪無意從政治角度看這件事,只想實事求是看看繁/簡體字。當然,脂肪在一個採用繁體字的社會活了多個年頭,難免會偏愛繁體字。

事實上,繁體字脂肪學過,簡體字呢?脂肪有幸在大學年代曾學過,而且是規範化的簡體字,故此,目前日常生活,要閱讀大量簡體字也沒有太大的困難。

坦白說,日常生活,自己寫字,也會用到簡體。無可否認,簡體字筆劃少,容易記,例如「書」,只需寥寥數筆就可以,著實方便。

不過,脂肪一直堅持,這些簡體字,只可以作為方便自己記事的工具,若是給人家讀的文章,脂肪一定不會用。

為甚麼?其實,這些簡體字,只是協助記事的工具,例如寫一些筆記,脂肪也會用英文,也會畫圖一樣,這只是工具的一種,而不是文字。但跟他人用文字溝通,一定會堅持繁體。

先不用說繁體字的是否優美,而是從內容上,繁體字實有獨特的意思。脂肪曾聽人說﹕「親不見,產不生,廠空空,愛無心」。這十二字真言,正正道盡簡體字的問題,坦白說沒有心,還叫愛嗎?

由簡化字引申的同音字問題,更是另一大重點,這方面脂肪不用多說,現時科技先進,word軟件本身也可以將一篇文章任意轉化為繁簡體,只要嘗試過輸入「乾」字,再轉換為簡體,得出「干」後,再轉換多一次,你會發現屏幕上的「幹」字,是多麼的諷刺,特別你是想寫「乾媽」的時候…..

唉﹗

Advertisements

hai shi ban zhang

脂肪男的普通話一向欠佳,聽還可以,說呢?唉,不是不懂,而是不敢說。個人覺得這個問題比不懂得還要嚴重,反映出我需要學好普通話。

在找一些相關資料後,終於找到了其中一間大學辦的普通話課程,學費不便宜,只好硬著頭皮、忍痛付錢。坦白說,有今天的果,自己也有責任。在中學年代,學校有教普通話的,但自己不努力,老師又不懂教。到大學年代,脂肪男也曾花數百元讀一些校內課程,豈料最終自己懶惰,最終還是學不好。到出來工作,聽普通話機會多了,也進步了,但說呢?對不起,實在毫無寸進。

不要緊了,趕快點學吧,脂肪選的,是周六下午的課堂,每次4小時,每次教兩課書。目前脂肪已上了兩堂,合共4課,重新學會了b p m f d t n l g k h zh ch sh r ,韻母方面,a o e i u u ai ei ao ou ia ie ou 等等,不過,脂肪在掌握韻母方面還很差勁,要多溫習才行。

不過,為甚麼好好的普通話課,會變成「hai shi ban zhang」(還是班長)呢?原來,在剛過去的第二堂,老師選班長,不幸的,脂肪又被選為男班長。

為甚麼是又?因為脂肪由小到大,這些粗活兒一定是小弟做的。小學的班長、中學的班長、班會主席、大學時代的class rep等等。

其實脂肪並不介意為班做點事。若是我大學的同學,就會知道脂肪樂於幫同學影印、在上課前幫教授清潔白板、下課後再清潔白板(脂肪很討厭一些學生,在下課後不清潔白板,令到下一節課的老師要花時間清潔) ,但個人很抗拒要指定脂肪男做,總覺得渾身不是勁,一班的事,不應是大家一起做的嗎?

可惜,米已成炊,只好硬著頭皮做吧@@

智能身份證

終於到脂肪男換領智能身份證了。

印象中,換領身份證要經過冗長程序,又要電話預約、又要排隊、又要打手指模……最要命的是,要花不少時間。

換領證智能身份證,依舊是很多程序….上網預約、填表,打手指模,拍張照片,再核對一次資料,但所有程序不用10分鍾就完成,實在快得可以。而且,不用半個月,就可以領取新證,科技真的進步﹗

不過,在領取新證時,才發現自己對舊的身份證依依不捨。

雖然經過數年,今天的我。樣貌胖了、頭髮稀薄了,與舊身份證上的照片差很遠,但要我放棄一張陪伴我左右的身份證,我真是捨不得呢。

可惜,法例是不會容許一個人有兩張身份證的,只好乖乖的看著入境處人員把我的舊證銷毀,突然感覺到,我的年輕歲月已經結束,心情實在沉重。

唯一可幸的是,老頂的身份證照片不錯,她挺開心,再著,兩張身份證上的同一個簽發日期,確實是一個好的回憶。

但願這張身份證可以伴我一生。

地鐵

脂肪上班放工,主要是乘搭地鐵。

繁忙時間,人多,總會留意到不少人,他們的行為令人討厭。

最最最過火的,就是玩psp/nds以至手提電話遊戲的人,本來人家玩遊戲,是他的自由,與小弟無干,但遊戲機發出的聲浪,很討厭。

當然,比他們討厭的人還有。

對,就是聽著mp3,手玩psp/nds,但任由遊戲機發出聲浪,自己不聽,卻在強迫其他乘客聽的人型動物…真是..

小弟曾經跟那些人說,還好,有些人會聽你的意見,但可惜,這些事情總會發生。一天、兩天、三天,到第四天,我已提不起勁再跟這些人說。

其實,地鐵環境十分嘈吵,為甚麼忍受不了遊戲機聲音?

我曾經想過,只有一個結論,就是地鐵的運作噪音,我們控制不了,但這些psp/nds的噪音,是我們控制範圍內,幹麼要製造額外的噪音?

其次最最最討厭的,是高談闊論。

我不想知道你的上司如何壓迫你,也不想知你的同事如何卸膊,更沒有興趣知道那裡的火鍋好吃,更不想了解你們今日的行程。

我只想讓我有點空間。

我也希望,你有空間講你的電話,但可否顧顧旁人?

孫藝珍

第一次留意到孫藝珍,是「假如愛有天意」的學生造型

對,傳統的學生造型,正如「天意」的英文名稱(the classic」,以及脂肪男一樣,十分老土。

但偏偏,她卻觸動了小弟的心。

對的,她有一股難以形容的氣質。

往後,每當她有電影上映,我也有捧場,不論是「抱擁這分鐘」,還是「外出」均如是,只有「決戰偷心男」除外。

實不相暪,打從「抱擁這分鐘」第一個鏡頭,我已經十分沒趣,原因是她塗上了眼影、美其名是增添成熟的韻味,但實際的感覺,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庸俗。

還好,在「抱擁這分鐘」中後段劇情,她沒有再塗上這些眼影、濃妝艷抹,所以還可以投入看下去。

到「外出」,從外出的報道,特別是她跟勇哥拍了數小時的床上戲,我已經知道不太好,但小弟仍抱著fans心態,入場一看,直到現在,我也不明白,這些床上戲除了是小噱頭外,對電影本身有甚麼作用。

到「決戰偷心男」,看到海報,甚麼味道也沒有,連入場的意願也失去,甚至她來香港,我也沒有興趣留意。

只是從報章的相片,看來她挺累。像這張照片的神采,已經消失殆盡。

或許,這是她演藝生涯所留下的痕跡,又或許這是她的真面目,無論如何,她已經不是當年我所喜歡的孫藝珍。

我想起了倚天屠龍記的蛛兒(殷離),雖然我沒有蛛兒的深情,但也可以體諒到,她喜歡幼年張無忌的心情。

請讓小弟緬懷以往的孫藝珍。

炸彈人

或許,胖胖的炸彈人,身型與脂肪男相似,彼此才有著密切的關係。

印象中,第一次接觸炸彈人,應是紅白機的磁碟遊戲,那時候的炸彈人並不胖的,或許是紅白機的解像度不足吧。

當時小弟對這爆彈玩意,沒有甚麼特別印象,只是由紅白機至超任,一有炸彈人遊戲推出,自不然也會抄來玩。(年少的脂肪男不知邊知識產權為何物,只知道便宜:P長大了才改過哩,別見怪哦。)

直至1997-1998年,那是小弟短暫而不精采的人生中,最最最開心的年份,炸彈人的威力,也開始爆發。

當年小弟就讀中六,一次機緣巧合,在玩具店看見一排排胖胖的炸彈人匙扣,看著得意,胡亂買了數個,扣在自己的筆袋上。

又是機緣巧合,有一次,午飯時間的校報編輯會議,她盯著地我的炸彈人匙扣。

不知道是甚麼原因,直覺上知道她喜歡炸彈人,於是估起勇氣,「你喜歡炸彈人的嗎?」

「嗯,胖胖的,很可愛。」

也不知道為甚麼,小弟立即把其中一個匙扣除下來,送給她。她身邊的朋友看到了,為免惹起嫌疑,我立即多除一個,再送給她的朋友。

「就當是你成為我細妹的禮物吧。」

也不知道甚麼原因,她答應了…

「嗯﹗多謝阿哥﹗」

那年,她中四,我中六。

有一天,是下午的放學時間,我在校門附近。她跑過來說﹕「不好意思,我的弟弟弄壞了炸彈人。」

「讓我看看吧。」

「幸好只是小問題,修理一下,就可以再彈了。」

「多謝你。」

我再估起勇氣﹕「你走了嗎?不如一起搭車吧。」

「好丫」。

在車上。

「其實炸彈人有好多顏色,你喜歡那種顏色?」

「有白色和藍色的嗎?」

「有啊。」

「我喜歡白色和藍色。」

「那好,我幫你找找吧。」

回家前,曾到玩具店看,可惜沒有出售藍色及白色的,只好回家。

回家後,立即把之前儲的五元硬幣拿出來,再跑往附近的照相店,希望一試自己的運氣,「潛」一些炸彈人。

可惜,20個5元硬幣填進那部自動售賣機的肚子了,但仍未獲得心頭好,只好硬著頭皮,進入店中換錢。

「喂,HEAD PREFECT!」

原來,看店的,正是一名師弟,他中三畢業後,就出來工作。

「你好,原來你在這裡工作。」

「對呀,你做甚麼?」

「我想「唱錢」,我想潛一些炸彈人,但「潛」來「潛」去都「潛」唔到。」

「唔駛「唱」啦,你要邊隻顏色,我跟老闆說,賣給你吧。」

「好啊,多謝。」

如是者,在巧合的情況下,獲得白色及藍色的炸彈人,其後自然是落到她的手上。

「不用客氣,只是好彩得到。」我說。

十年後的今天,她還未知道我用了近100元也「潛」不到藍色及白色的炸彈人,暫時,小弟沒想過告訴她,就讓這100元成為我的記憶吧。

至於那些多餘的炸彈人鎖扣,我現在只剩下數個,我把他們放在我的床邊,而我床上的書架,又有一個炸彈人小擺設,這是她的妹妹送給我的。我已忘記她送炸彈人給我的原因。

「Bom吧文」

這是開啟nds 炸彈人遊戲時候,標題畫面播放的聲音。 一聲「bom吧文」,的確,讓我勾起了很多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