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風

已經一個多月,父親的病況好像穩定下來。

至少,目前他可以照顧自己,看著他慢慢進步,心裡著實高興。

還記得他初回家時,眼睛看不清楚,明明椅字在身旁,但他怎樣也摸不到。

很難想像,但很真實。

現在他好像好點,情況慢慢改善。

可是,當他好點,卻又故態復萌。

有時會大發脾氣,責罵別人。母親又要活受罪,那我只好挺身而出,晒道﹕「你可以繼續大吵大罵,不過,若激動至血管再度爆裂,你自己要承擔後果。」

這句說話挺管用,至少他知道自己的情況。

人是否要病才懂得反省?

反省過後卻又故態復萌?

但願我不會這樣。

中風

已經一個多月,父親的病況好像穩定下來。

至少,目前他可以照顧自己,看著他慢慢進步,心裡著實高興。

還記得他初回家時,眼睛看不清楚,明明椅字在身旁,但他怎樣也摸不到。

很難想像,但很真實。

現在他好像好點,情況慢慢改善。

可是,當他好點,卻又故態復萌。

有時會大發脾氣,責罵別人。母親又要活受罪,那我只好挺身而出,晒道﹕「你可以繼續大吵大罵,不過,若激動至血管再度爆裂,你自己要承擔後果。」

這句說話挺管用,至少他知道自己的情況。

人是否要病才懂得反省?

反省過後卻又故態復萌?

但願我不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