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

70129892_ab890908f7.jpg

老闆是我在都市時期認識的朋友。

幹麼我的朋友是老闆?

問得好,其實,她是我的朋友及同事,地位相同。不過,每當我們的上司放假時,就由她負責分派稿件,故此,每當她分派工作時,我總會講﹕「係既,老闆」,久而久之,成為她的代名詞。雖然她一直不喜歡我叫她老闆,而且還一直認為我不喜歡她指派我工作,故此用老闆這個名稱向她「示威」,但我從沒有這意圖,原因很簡單,我討厭開會,由她頂上,我樂得清閒,反而,我有時替她感到辛苦。

其實老闆是很傳奇的人物,我離開都市後,一直想寫關於她的文章,但一直沒有好的切入點。直至我在都市的blog內,看到這張相,對的,相中的女士(嘩哈哈哈,唔好打我)就是老闆。當然,我是徵求了她的同意,才上傳這幅照片。

我形容相片為切入點,就是相中反映了老闆的性格。老闆是一個很可愛的朋友,她表情多多,又不「怕醜」,當然,這個「不怕醜」,不是指老闆不會害羞,而是她不介意扮醜一點。看她的照片,總會看到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神情,就像這張照片,當中的老闆載上林亞珍的眼鏡拍照,並不是人人可以接受,最重要的,更不是人人可以扮得這麼神似,哇哈哈哈哈。

不過,這名翻版林亞珍,也帶點怪怪的性格。這可從她的辦工桌上可見一斑。記得第一次跟她真正談話,就是當她準備外出工幹時。當時我初到都市,還未有自己的工作桌,每天也做遊牧民族。有一次,當她要外出工幹時,她跟我說,可以在她工幹期間,用她的枱面。

她的工作桌可謂奇特,一方面,所有文件、紙張排列得十分整齊,有條不絛,甚至是無可挑剔。但工作桌的另一面,又佈滿玩具及食物。不過,這些玩具及食物排列不一。若不小心細看,還會以為她是在玩而不是工作,哈。

由此可見,她喜歡食及玩,這是人之常情。不過,她絲毫不介意人家玩桌上的玩具,食物方面,可以說,老闆是我們的糧倉,她絲毫不介意我們吃掉她的食物,而到翌日,桌面上的食物又星羅棋布,哈。當然,我們的體重直線上升,她也有一定責任。

雖然她有種種不同奇怪的性格,但老闆是值得信賴的朋友,故此或許我不是她的朋友,也可能我不配做她朋友。但我心裡總覺得在都市的短暫生涯中,最好的朋友及同事。有時可以跟她分享一下工作上的問題,老細的問題等等。直至現在,所有都市的朋友及同事已絶大部分沒有再聯絡,唯獨是她。當然,她也明白我好靜的性格,故此沒有找我。這方面,也配合她善解人意的性格。

好,讚了那麼多,我也想指出一些對她的看法,但這要留侍下一次。嘻…

Advertisements

中風

已經一個多月,父親的病況好像穩定下來。

至少,目前他可以照顧自己,看著他慢慢進步,心裡著實高興。

還記得他初回家時,眼睛看不清楚,明明椅字在身旁,但他怎樣也摸不到。

很難想像,但很真實。

現在他好像好點,情況慢慢改善。

可是,當他好點,卻又故態復萌。

有時會大發脾氣,責罵別人。母親又要活受罪,那我只好挺身而出,晒道﹕「你可以繼續大吵大罵,不過,若激動至血管再度爆裂,你自己要承擔後果。」

這句說話挺管用,至少他知道自己的情況。

人是否要病才懂得反省?

反省過後卻又故態復萌?

但願我不會這樣。

中風

已經一個多月,父親的病況好像穩定下來。

至少,目前他可以照顧自己,看著他慢慢進步,心裡著實高興。

還記得他初回家時,眼睛看不清楚,明明椅字在身旁,但他怎樣也摸不到。

很難想像,但很真實。

現在他好像好點,情況慢慢改善。

可是,當他好點,卻又故態復萌。

有時會大發脾氣,責罵別人。母親又要活受罪,那我只好挺身而出,晒道﹕「你可以繼續大吵大罵,不過,若激動至血管再度爆裂,你自己要承擔後果。」

這句說話挺管用,至少他知道自己的情況。

人是否要病才懂得反省?

反省過後卻又故態復萌?

但願我不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