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風

自沙士後,很久沒有連續數天去醫院。

但不論是黃色警示標貼、或是淡淡的藥水味道,沙士期間的經歷,在腦海中回憶。

當電梯到達4樓,開門,似曾相識的景物,盡入眼廉。

床上的病人,又是他,我的父親。

想比一年前入院,今趟嚴重許多,是的,腦中風啊。

更稀薄的頭髮,更憔悴的面孔,一切切在提醒我,父親老了。

可惜,最令你痛心及震驚的,並不是趟在床上的樣子。

「我的床在那兒?」那是父親到浴室洗澡後,向著站在他床前的兒子發問的問題。

我沒有時說話,忍著眼眶的淚水,扶著父親上病床去。

與家母回程的途中,母親一直訴說父親的情況,我在聽,但父親問我的問題,不斷浮現。

直至家母說一件事,才讓我回過神內,再陷入一片沉默。

那是當天的下午,家母在病房外等候探病時間。她在隔著病舴大門,昨到父親焦急地來回踱步,神色慌張,於是家母不顧一切,衝入病房。原來,父親迷路了,就在那只公眾病房中,迷失了。

我沒有看到真實的情況,但心中更是苦悶
1/2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中風

自沙士後,很久沒有連續數天去醫院。

但不論是黃色警示標貼、或是淡淡的藥水味道,沙士期間的經歷,在腦海中回憶。

當電梯到達4樓,開門,似曾相識的景物,盡入眼廉。

床上的病人,又是他,我的父親。

想比一年前入院,今趟嚴重許多,是的,腦中風啊。

更稀薄的頭髮,更憔悴的面孔,一切切在提醒我,父親老了。

可惜,最令你痛心及震驚的,並不是趟在床上的樣子。

「我的床在那兒?」那是父親到浴室洗澡後,向著站在他床前的兒子發問的問題。

我沒有時說話,忍著眼眶的淚水,扶著父親上病床去。

與家母回程的途中,母親一直訴說父親的情況,我在聽,但父親問我的問題,不斷浮現。

直至家母說一件事,才讓我回過神內,再陷入一片沉默。

那是當天的下午,家母在病房外等候探病時間。她在隔著病舴大門,昨到父親焦急地來回踱步,神色慌張,於是家母不顧一切,衝入病房。原來,父親迷路了,就在那只公眾病房中,迷失了。

我沒有看到真實的情況,但心中更是苦悶
1/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