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風

自沙士後,很久沒有連續數天去醫院。

但不論是黃色警示標貼、或是淡淡的藥水味道,沙士期間的經歷,在腦海中回憶。

當電梯到達4樓,開門,似曾相識的景物,盡入眼廉。

床上的病人,又是他,我的父親。

想比一年前入院,今趟嚴重許多,是的,腦中風啊。

更稀薄的頭髮,更憔悴的面孔,一切切在提醒我,父親老了。

可惜,最令你痛心及震驚的,並不是趟在床上的樣子。

「我的床在那兒?」那是父親到浴室洗澡後,向著站在他床前的兒子發問的問題。

我沒有時說話,忍著眼眶的淚水,扶著父親上病床去。

與家母回程的途中,母親一直訴說父親的情況,我在聽,但父親問我的問題,不斷浮現。

直至家母說一件事,才讓我回過神內,再陷入一片沉默。

那是當天的下午,家母在病房外等候探病時間。她在隔著病舴大門,昨到父親焦急地來回踱步,神色慌張,於是家母不顧一切,衝入病房。原來,父親迷路了,就在那只公眾病房中,迷失了。

我沒有看到真實的情況,但心中更是苦悶
1/2

Advertisements

中風

自沙士後,很久沒有連續數天去醫院。

但不論是黃色警示標貼、或是淡淡的藥水味道,沙士期間的經歷,在腦海中回憶。

當電梯到達4樓,開門,似曾相識的景物,盡入眼廉。

床上的病人,又是他,我的父親。

想比一年前入院,今趟嚴重許多,是的,腦中風啊。

更稀薄的頭髮,更憔悴的面孔,一切切在提醒我,父親老了。

可惜,最令你痛心及震驚的,並不是趟在床上的樣子。

「我的床在那兒?」那是父親到浴室洗澡後,向著站在他床前的兒子發問的問題。

我沒有時說話,忍著眼眶的淚水,扶著父親上病床去。

與家母回程的途中,母親一直訴說父親的情況,我在聽,但父親問我的問題,不斷浮現。

直至家母說一件事,才讓我回過神內,再陷入一片沉默。

那是當天的下午,家母在病房外等候探病時間。她在隔著病舴大門,昨到父親焦急地來回踱步,神色慌張,於是家母不顧一切,衝入病房。原來,父親迷路了,就在那只公眾病房中,迷失了。

我沒有看到真實的情況,但心中更是苦悶
1/2

男校生與女校生

小弟不健談,更沒有甚麼朋友。慶幸,較要好或者談得來的朋友有一位,但是女校生。

是哪種性別,不值一哂,也不用理會。只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跟另一人閒聊,發覺談得挺投契,才發現原來她也是女校生。那跟她求證一下,她又證實,較合得來的人,是男校生。我轉頭又問問在第一段文中提及的朋友,她也說,最好的朋友也是男校生。莫非男校生及女校生之間有甚麼化學作用,會較傾得埋?

那我嘗試在gh開一個poll,但得不到很好的回應,部分人更以為我在炫耀。天啊,我沒有這種意思,由始至終,我只是想知道為甚麼男女校生會較容易跟來自男校或女校的人較傾得埋,絲毫沒有其他絃耀的意思啊。

我真的不知道為甚麼只會跟女校生較傾得埋,我跟朋友估計,可能是大家的思考方式一樣,較容易建立共鳴,但實際的原因為何,其理安在,不得已知,又有誰人可以告訴我。

很想有一些傾得埋的同性及異性朋友啊﹗

男校生與女校生

小弟不健談,更沒有甚麼朋友。慶幸,較要好或者談得來的朋友有一位,但是女校生。

是哪種性別,不值一哂,也不用理會。只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跟另一人閒聊,發覺談得挺投契,才發現原來她也是女校生。那跟她求證一下,她又證實,較合得來的人,是男校生。我轉頭又問問在第一段文中提及的朋友,她也說,最好的朋友也是男校生。莫非男校生及女校生之間有甚麼化學作用,會較傾得埋?

那我嘗試在gh開一個poll,但得不到很好的回應,部分人更以為我在炫耀。天啊,我沒有這種意思,由始至終,我只是想知道為甚麼男女校生會較容易跟來自男校或女校的人較傾得埋,絲毫沒有其他絃耀的意思啊。

我真的不知道為甚麼只會跟女校生較傾得埋,我跟朋友估計,可能是大家的思考方式一樣,較容易建立共鳴,但實際的原因為何,其理安在,不得已知,又有誰人可以告訴我。

很想有一些傾得埋的同性及異性朋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