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柱

周未到赤柱閒逛。

沒有相機、沒有電話,只是興之所致,到赤柱閒遊。

很久沒有閒逛了,也很久沒有到海灘,回想上次到海灘,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那天還是八號風球高掛的日子,前赴海灘,找一些在風球下滑浪人士做訪問。

不用目的、沒有計劃,一切,隨興之所緻,這是悠閒的生活。

天氣很熱、太陽很猛烈,但一望無際的遊人,或在海中暢泳、或在水邊嬉戲,串串笑聲及海浪聲,奏出悠揚樂章,令人心矌神怡,更如天然的扇子慢慢搖動,太陽,彷彿也沒有這麼猛烈、天氣也漸漸清涼了。

赤柱的另一邊,大街的美利樓,也是另一處遊點,同一個地方,不同人種在遊覽,在拍照。紅卜卜的臉上,揮發著快活的光彩,這就是赤柱。

當然,可以悠悠地閒逛,也與妳有關,感謝妳體貼我的木訥,沒有多說話,只是抱怨遭蚊子叮了兩口,…對不起,我沒有預備防蚊用品。或許,這是閒逛的壞處吧。下次,我會作好準備的了。

報業隨想

一連數天,發生了不同的事情。

1)先是小美寶跟我說,要轉工去了,去一間新報紙轉工。

2)女兒呢?女兒離開傳媒、到一間大機構做IO.

3)最近看了一篇由傳媒人寫的文章,摘錄如下﹕
「本欄原本講傳媒,後來變成論政,並非想高攀,而是覺得傳統的傳媒話題無趣。大約兩周前,本報列出了美國大專生的平均起薪,傳理系排行榜末。該文沒有說明原因。但已知的是,隨著傳播數碼化、渠道氾濫、資訊影音化、休閒主導生活、政治向右轉,美國的CNN不復二十五年前初生之勇,傳統的新聞學顯得過時,學院式的研究就更跟不上需要。

  現在的傳理系學生很少想做新聞;即使做,也很難貫徹始終。曾蔭權當選後說,為他助選的一位前英文記者很貴,特首辦請不起她。這告訴我們,為何有記者由「篤」權貴變成「事」權貴。做記者和做公關反正都是工時長、要受氣,何不多賺幾倍薪水,照顧好家人,存錢提早退休?少數堅持做新聞的,則大都邊做邊罵,罵名流虛偽,罵東家轉「車太」,罵上司偏心,罵同事傾軋,罵受眾無品。

  同行的無奈,我可以理解。但時代不同,我們只能調適。為免被時代邊緣化,美英報章絞盡腦汁(見上周五同文方卓如專欄)。香港傳媒市場小而業者多,長期惡性競爭,面對的問題更嚴重。不幸的是,由於民主進程受阻,傳媒埋頭政治,忽視市場危機。直到最近免費報的肥田有人搶耕,才有人重提市場生態。」

4)最近又有一份免費報章推出。

1)+2)+3)+4)=很多的隨想。

自己做了3年多傳媒,當中兩年,真真正正的做一份報紙,最後一年,就是在做免費報紙。

前者,整間公司很認真的經營,自己工作的部門很認真的追新聞、找故事,但經營不成功,後者,整間公司沒有這麼認真,很多時自己駁料,炒台、但做得不錯。

其實,打滾了3年多,親身了解到,現在的新聞、資訊,不要多,只要精簡。

的確,免費報紙與一般報紙的不同,除了是免費及6元的分別外,還有精簡。

沒有人會願意花2-3小時讀一份報章,但求一程車,或許是20-30分鐘吧,了解昨天發生的大事便是了。特別是互聯網的新一代,網上資訊也是以精簡為主,長篇大論的,挺難讀啊。

隨著互聯網發達,獲取資訊容易很是容易,記者的功能開始減弱了,不少人也放棄了做記者。自己的同學、師兄,不少當初對新聞行業有著無限憧憬,但最終堅持新聞工作的,如鳳毛麟角。

表面上,記者的生活很刺激,今天訪問這人,明天訪問那人,今天去這裡,明天去那裡,周圍看,了解不同人和事。

時間久了,也只會發現不外如是,特別是某些時候,整天守候目標人物,待他們說一句、兩句,等待的時間與工作的時間不成比例時,特別令人生厭。可況這些所謂新聞,又不人這麼多人重視。

這也說明了,為甚麼不少朋友離開傳媒。

當然,箇中不少朋友、仍然堅持,我很尊敬他們,特別是我自己做不了的時候,很希望他們成功,每次看到他們的作品,很為他們高興。

七一

七一回歸

八年了,特區成立8年。

今年的七一,顯然沒有那樣精彩。

03年,採訪大遊行,由當天下午的兩時許,我身處龍頭由維園出發,下午四時許到達政府總部,其後一直留在現場,報道最新的情況。

站了整整9個小時。

那是十分酷熱的夏天,身上沒有一處地是乾涸,身上遍布汗水。我如是,遊行的市民如是。

但無論如何炎熱,市民身上如何衣衫盡濕,他們的臉上顯現著光芒,每當到達政府總部,人們總不自覺地振臂高呼,我完成了。

即使至晚上九時、十時,人群還持續地上政府總部,這種光芒,絲毫不減。

當主辦單位說,有50萬人遊行時,我第一個反應是,不是那麼少吧?

翌年

同樣是七一,也是在維園出發,依舊是龍頭,採訪大遊行。

人們依舊的步行,很辛苦,但還是步行。

這次人數少了許多,人群在8:00多已經消散,當大會宣布,有50萬人遊行時,我想,第一年一定不止50萬人了。

05年。

轉工了,加上身體抱恙,沒有再參加遊行。

我不知道現場情況,那只有2萬人。

我的問題是,為甚麼仍會有2萬人遊行?

奈何大家仍集中,為甚麼遊行人數下跌這麼多?

看來,我是不入流的人。

電話

想一得二,就是我的本性

明明正在用一部功能不錯的電話,但看到新電話時,總是心癢癢的。

天使在說﹕不要再買了,你已有一部很好的,不要再花無謂錢吧。
魔鬼引誘﹕買啦,人一生物一世,還有分期,每月200多元,負擔不重呢,何況你剛改變了電話月費計劃,以往你每個月要交200多元,現在只要100元,負擔差不多吧。

內心交戰。

幸好,這時候,救星出現。

她的電話壞掉了,開機也開不了。

那也好,為她出一部新的吧。

終於錢也花了,她開心了,我也是滿意呢。

有時人就如是奇怪,對自己一毛不拔,對他人可以揮金如土。

我就是了。

或許,這是一個好的結局呢。

只是她的舊手機要拿去維修,這會否是新一輪天人交戰的序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