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山遊記(中)

沿著山腰而行,道路明顯平坦不少,完全不覺得困難,在等待一眾選擇爬上釣魚翁山的朋友後,正式朝往大廟出發。

在開首的一小時,沒有太大的困難,我還有心情欣賞不同的景色,當我看到清水灣泳灘人頭湧湧時,真的很想跳下去暢泳一番呢。

當然,這只可以想一想,路,還是要繼續走的,繼續向前走,又上了一個小山頂。這個山不太高,同樣沒有困難。到達山頂後,休息一下,便向大廟出發。

不過,領隊說,要到大廟,必須經過田下山,起初我看到田下山時,我不禁問了兩聲,我真的要上山嗎?~.~..看著273米高的田下山,雙腿傳來陣陣的痛楚,曾經有放想放棄的感覺。但既然大家也要上,那只好硬著頭皮,上吧。

事實上,由開始步行至此而差不多3個多小時,體力開始下降,加上這個田下山的石級並不好走,每一步也很吃力,差一多每爬兩級,便要停下來,休息兩分鐘。而每當在休息時,我感到心臟正在胡亂跳動。

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我會成功挑戰這個273米的田下山,可能我只是盯著每一個石級,慢慢的走,最終到達山頂了。無疑,由田下山的山頂,可以刻享受著清涼的海風,遠眺東面的東龍島,南面的柴灣,但同時,雙腿傳來陣陣的酸痛,我發覺,我無法享受這一刻。

望望手錶,發現已經差不多五點了,還要趕往大廟呢,那只好離開山頂吧,豈料在落山時,只見長長的石級,當時我曾有「完了」的念頭。事實上,步行至此,雙腿已經差不多到極限,每下一級梯級,雙腿就像受到針刺似的。

行山遊記(中)

沿著山腰而行,道路明顯平坦不少,完全不覺得困難,在等待一眾選擇爬上釣魚翁山的朋友後,正式朝往大廟出發。

在開首的一小時,沒有太大的困難,我還有心情欣賞不同的景色,當我看到清水灣泳灘人頭湧湧時,真的很想跳下去暢泳一番呢。

當然,這只可以想一想,路,還是要繼續走的,繼續向前走,又上了一個小山頂。這個山不太高,同樣沒有困難。到達山頂後,休息一下,便向大廟出發。

不過,領隊說,要到大廟,必須經過田下山,起初我看到田下山時,我不禁問了兩聲,我真的要上山嗎?~.~..看著273米高的田下山,雙腿傳來陣陣的痛楚,曾經有放想放棄的感覺。但既然大家也要上,那只好硬著頭皮,上吧。

事實上,由開始步行至此而差不多3個多小時,體力開始下降,加上這個田下山的石級並不好走,每一步也很吃力,差一多每爬兩級,便要停下來,休息兩分鐘。而每當在休息時,我感到心臟正在胡亂跳動。

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我會成功挑戰這個273米的田下山,可能我只是盯著每一個石級,慢慢的走,最終到達山頂了。無疑,由田下山的山頂,可以刻享受著清涼的海風,遠眺東面的東龍島,南面的柴灣,但同時,雙腿傳來陣陣的酸痛,我發覺,我無法享受這一刻。

望望手錶,發現已經差不多五點了,還要趕往大廟呢,那只好離開山頂吧,豈料在落山時,只見長長的石級,當時我曾有「完了」的念頭。事實上,步行至此,雙腿已經差不多到極限,每下一級梯級,雙腿就像受到針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