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

在這一天,決定搬家,先搬到這兒吧。再看看有甚麼好的地方,容一點小事,記一點看法。

是的,我是怪人系列(2/2)

除了「名牌怪」外,「怪人」也是其中一個行家背後予我的稱號。

我對這些稱號沒有反感,正如當日女兒向我說,不少行家認為我是怪人的時候,我也只是淡淡然,不置可否。

要處理這個怪題目,先要了解我怎麼怪,儘管女兒與我不能明確列出如何古怪,但歸納起來,主要是我性格使然

的確,我是一個不會跟人太親近的人,也不太懂得打開話閘子,時時刻刻,我會予人有距離的感覺。若要找出一個行內的朋友,數數指頭,可能只有一至兩個,其餘跟行家的交往,主要是公事上的事,對於結識朋友方面,我可謂十分失敗:P

不過,我認同女兒的觀點,就是自己舒服便可以了,你覺我好怪?我可不會管。

根據我同事給我看的一篇出生秘密的文章,我是一個十分重視隱私的人,常常會跟人保持距離,哈,倒準確的。

是的,我是怪人系列(1/2)

從事記者工作兩年,我予人的感覺除了是「駁料王」、「好人」外,還有不少稱號,這些稱號,恰巧地均有「怪」字,當中包括「怪人」、「名牌怪」。

顧名思義,「名牌怪」是指別人認為我愛穿名牌,的確,我身上曾穿名牌,但大部分不是我購買的,當中不少,是我媽媽替我買。如果要我回憶起上一次認認真真的親手購買衣服,對不起,我也回答不了確實日期,但至少也有兩年多至三年。

我從不太在意衣服的價錢,但我介意衣服質料。我跟媽媽的觀點相同,就是好衣服,價錢總會較高。別人購買名牌的原因,我不必理會,但我穿著名牌,最主要是兩個字﹕「舒適」,要舒適,質料相當最重要。

一件舒適的衣服,我可以穿上9年,沒錯,是9年。衣櫃內其中一件衣服是在中三時候購買的,到現在,2003年末,我仍然穿著這件衣服。為甚麼一件衣服可以穿9年?原因挺簡單,就是「名牌」。

名牌的其中一個好處,就是質料好、舒適。即使經過9年歲月洗禮,衣服還是挺新凈,仍很舒適,這正正是這件衣服要500元的原因。

若單單的計較價錢,以一名中三學生,購入一件500元的衣服,表面看來,很是奢侈,但換一個角度,以當年接近500元購入這件衣服,再除以9年,每年不用 60元。若行家們只以為500元是一個很不值的價錢,再忽略了衣服本身質料等因素,甚至是每年購買數十元,但經過一季便開始殘破的衣服,並更進一步指責我是「名牌怪」,我只會以「嘿嘿」兩聲回應。

宏觀一點看,不少人的眼光總是表面,看到你表面的衣著、便「表面的」猜想你是那一種人。如要節儉、簡樸,難道每季購買一件數十元衣服,較每年不用60元的價錢,可以穿著一件「名牌」節儉及簡樸嗎?

(怪人系列1/2)

女兒一席話

在離開成報前,一直想著希望靜靜的離開,不想有太多的漣漪。每當有人問到我何時走、何時farewell時,我只是微笑著,沒有正面回應。

直至最後一天工作天,在其中一個採訪工作中,與阿女相遇,她同樣的問我何時離去,並希望跟我送別,但我仍只是一句﹕「不用了,謝謝。」我甚至對她笑言﹕「 相信我是唯一一個男行家會拒絕跟你吃飯的。」

及後,因為工作上的問題,我致電向她查詢了一些事情,對話間,大家又談到食飯的問題。這一次,我承諾跟她吃一頓午飯。今次與她吃飯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希望最後一次提點她,希望她的工作可以更進一步。

不過,在與她的一席話中,發現女兒真的長大了。若要與我在大學二年級相識的女兒比較,明顯的是,她沒有了以往的孩子氣、沒有天真。我眼前的女兒,為人現實了,開始懂得待人接物,甚至是懂得向人say no.

在飯後,她多次感謝我的提點,但按我的觀察,根本她不用我的提點,也會漸漸長大。在我回家的途中,我真的感到,我可以安心的離開,不用掛念這個明白我的傻女兒了。

p.s 得悉女兒的感情生活出現一些問題,祝福她可以及早解決,兩口子幸福快樂生活。

脂肪重生

2004年12月15日(周一)

小弟最後一天在成報工作的日子,心情應是輕鬆的。不過,因為個人的問題,令到這天不輕鬆。

以往周一是我的例假,原訂我是12月16日才是在成報最後一個工作天,但在上司們的建議下,我決定把這15日的例假取消,以便我可以在16日開始假期。

但人事豈能盡如人意?

在沒有心思細密的考慮下,我忘記了早前曾承諾舊中學老師,在15日返回校園,向一眾師弟/妹分享自己的工作經驗…老師更要求穿著得體。

那怎麼辦?

慶幸上司當天委派我的工作時間較為合適,我可以在早上繼續我的分享,下午及晚上則工作。

上午的分享挺順利,直至下午,趕到第一個採訪,一個關於樂施會的研究報告時,卻引來不少注目,不少行家們帶著懷疑的眼光,看著這個結上領帶,穿上深藍色大衣,卻座在記者席上的「怪人」

別人的注目我可管不了,我只好埋首在研究報告中,突然有人走近,拍一拍我的手臂,當我轉頭一看,帶著三分驚奇、七分暗笑的女兒對我笑著說:「我差點認不到你,你搞乜呀?」

相類似的話語,當日我可聽不少,在第二個採訪、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中,一進場,又是一輪注目,跟住行家們:「做乜成個許文強?」「你搞乜?」返回公司,又是一輪大笑。

倒是joey說得較有新意:「你真係好似professor,快d同我影相。」「…………….」

唉….為什麼會這樣高調的?